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这位正在塔吊上攀爬的小伙子名叫康红林,今年25岁,是甘肃省第四建设集团的一名塔吊工。别看他年龄不大,却在这个高空岗位工作了5个年头。从刚开始的40米高塔吊,到现在的150米高塔吊,他一步步克服困难与挑战,不断刷新着自己青春的高度。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在城市里比高楼更高的地标,就是塔吊。康红林每攀爬一个台阶,向下俯瞰景物都会小一些。由于挑战性和危险性,塔吊工又被誉为“空中舞者”、“漫步云端的工作者”,不过对康红林来说,每一步攀爬都是为了更高的目标。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这是塔吊平台上的风景,站在高处总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视野也瞬间变得开阔。不过想站在高处俯瞰一城风景就必须付出更多的汗水与勇气。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康红林说现在爬塔吊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几年的锻炼已让他对高空没有多少恐惧,这就是他工作的一部分,说白了就是上下班的路途而已。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可从高空俯瞰,形单影只的康红林,依然能感受到那份勇气和执着,在巨大的塔吊面前他的身影弱小而坚定。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相对于不是事的爬塔吊,康红林最不愿意面对的还是高空的孤单。一个班5小时,就在这个1.2平方米大小的悬空铁盒子里操作。没有朋友、没有伙伴,耳畔传来的只有各种操作指令,枯燥却不敢有半点马虎。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这是康红林在操作间的视野范围,康红林说“铁盒子”三面都是透明玻璃窗,又在高空孤悬。他的眼前其实就是浩瀚无垠的蓝天,那种感觉好像自己在驾驶飞机一般,自豪感油然而生。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开飞机”的享受来自高空之境,不过看看架板上的立锥空间和脚下的高楼大厦,很多人或许会放弃这种令人自豪的体验。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这就是“铁盒子”的外观,康红林每天有很长时间都呆在这里。这么高的塔吊爬上去不容易,渴了可以喝水,尿急找厕所该如何解决?回答这个问题康红林也有些不好意思,喝水倒是好办,带上去就可以,可是尿急只能用瓶子然后再带下来。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相比地面,高耸的塔吊总是让人向往,但是其中的风险又有几人尝试。康红林说有一次塔吊在150米的高空时,突然狂风骤雨,他坐在驾驶室里,外面大风呼呼地刮着,驾驶室也随风摆动,而且当时正在吊装东西,感觉特别危险,他当时吓坏了。等风雨过了从驾驶室出来时,他腿都软了。

与青春比高低 我们不曾了解的吊塔生活 (组图)

  危险和困难阻拦不了青春的活力与激情。康红林说既然选择了这个高空行业,他就会一心一意把所有的建筑材料安全、平稳、精确地放到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这是职业操守更是人在高处的态度。

  本组图片摄影:丁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