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结缘地震监测一位七旬老人的40载坚守

  一边是监测地震40载至今不改的初心,一边是他患有严重心脏病因劳累过度时而晕厥的身体。妻子马凤珍心知肚明,然而,面对老伴王建荣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坚守,她只好陪伴左右,默默陪护!

  “人活着总要干点事,只不过我选择的这件事在别人看来有些‘生僻’而已。”王建荣乐呵呵地说。

  1 “一个单纯的人,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单纯的事,仅此而已。”

  10月24日,天空飘起零星小雨,位于天水南站东端附近的天水矿产勘查院东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戴着花镜的王建荣正对着一组数据伏案手工绘图。

  年过七旬的他,是天水市麦积区赵崖地震宏观骨干观测点地震观测员。

  手指下的一张坐标纸上,天水市麦积磁偏角“2017年特征数据图”已从今年1月1日起手绘至10月24日,直观看去,截止到当天的成型图犹如人体心电图,将磁偏角每天显示的监测数据在横、竖坐标毫米格上标注。

  “每一小毫米格对应一天,每张坐标纸上的图顺横向延伸到最后一格时,当年全年的监测就结束了。”王建荣指着眼前的图纸,解释说。

  随手翻起下面厚厚一沓同样形式、不同内容的数据图,一样的坐标纸上,2016年、2015年……直至1975年,整整42年的麦积磁偏角特征手绘图无一例外,全被整装在一起。抽取其中连续几年的图纸将它们放在同一水平线上可以发现,年与年间,特征数据线无缝对接,十分连贯。

  “这只是36个观测点中的其中一处,除此之外,每天还要对天水及周边地区14处井水位、10处水氡、9处地热及1处磁倾角的监测数据点绘成图,然后做数据分析。”王建荣指着桌子上一摞子文件夹说。

  这36个观测点中,除磁偏角1975年就开始投入使用外,对于其他35处点的观测始于1985年。

  “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单靠我独自一人一天要完成这么多点的监测,显然不可能,因此大部分观测点的数据监测是在当地找人配合完成的。”王建荣说。

  每天早上6时多出门,先去看看磁偏角观测室附近有没停靠车辆(车辆停靠会影响数据观测),然后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查看相关观测点有无新的数据传来。8时许,准时来到观测点,监测每天的第一次磁偏角数据;下午2时,监测第二次;晚8时监测第三次,遇上数据稍有异常的日子,则会加密监测。这是王建荣每天几乎不变的生活轨迹。

  如此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而又呆板。

  在王建荣看来,每天监测、给周边观测点打电话要数据、绘制成图,再综合数据动态分析形成文字资料存档保存或上报,这活说难也不难,但工作量的确很大。

  这些年来,王建荣一心钻到地震监测工作中,无怨无悔。

  王建荣介绍说,观测点目前使用的陶瓷偏角磁变仪,仪器的基本原理是用一根吊丝把磁针水平悬吊起来,使磁针只能绕着垂直轴(吊丝)在水平面随着地磁场的变化而自由转动。为了解决原仪器吊丝材料(的确良线)产生的扭力矩,他反复摸索,最终将其替换成一根小孩的头发,观测实践证明,效果优于前者。

  “一个单纯的人,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单纯的事,仅此而已。”说起多年的坚守,王建荣一言概之。

  2 “我嫁给了他,他却‘嫁’给了地震。”

  王建荣家与地震观测室相距不足1公里,但妻子马凤珍觉得,数十年来,这段简短的路程,有时让她见老伴一面都显得有些困难。

  “从早上出门那一刻起,他的一天似乎就和家没关系了,有时午饭、晚饭做好后,我还要‘请’他。”年届七旬的马凤珍调侃说。

  说起和地震监测结缘,王建荣笑着挠挠头说:“说是偶遇有些牵强,还是有缘吧!”

  1945年王建荣出生于宁县,1964年应征入伍,1970年3月退役后被分配到原西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第二地质勘探队(现更名为天水矿产勘查院,简称地质二队)做地质勘探工程测量工作。1975年4月,地质二队地震室成立。有次晚上值班,他无意间翻阅到一些地震资料,一串串数字后面,瞬间消失的生命深深触动了他。从此以后,他开始留意起有关地震的所有过往案例和数据资料。

  1979年8月,他正式加入地震监测工作。

  “1989年7月,他曾求人把观测和收集到的井水位(流量)数据等资料打出来,然后冒着35摄氏度的高温,再用人家淘汰的油印机一张张印出来,建起了天水地区地震地下水动态资料档案。”马凤珍回忆起过去,心头五味杂陈。

  “1985年以后,人员编制逐年递减,到了1992年办公室8个人仅剩下我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到了1993年4月7日,地震室编制被完全撤销,工作人员开始‘退养’。1994年,由于工龄已满30年,我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王建荣说起这些,多少有些落寞。

  王建荣退休时才48岁,按理说,酷爱摄影的他当时完全可以开一家照相馆,一家人的日子也会过得红红火火。然而,一想到自己热爱近20年的地震监测工作就要面临中断,积累了十几年的资料和经验和他一样也要“退休”,当时那种难以割舍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描述。

  经过反复思量,他最终决定:“地震监测工作不能就此停止。”

  于是,从他退休那天起,在单位原地震办公室的基础上,他又租了单位一间房作为磁偏角等仪器观测室。

  专职监测到义务监测身份的转换,王建荣当时隐隐觉得自己从此选择了一条既清贫、又寂寞的生活道路,但乐此不疲。

  1994年,他把1975年实施地震监测以来,手头所有的图重新手绘了一遍,形成了观测点一套完整的数据资料档案。

  既是义务监测,自然一切费用自理。

  据马凤珍讲,那时候,她和老伴的退休金维持一家用度已很是勉强,还要腾出多余的钱贴进他干的这个事中去,当时自己对老伴的做法也是十分不解。

  “说起都有些不好意思,有一段时间,他曾经靠捡废品来维持监测室收集资料的差费、电话费和其它费用。”说起这些,马凤珍称有时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可看到老伴如此执拗,她难免有些心疼。

  “他患有极其严重的心脏病,心脏几乎失去自主功能,自1991年11月7日体内安装第一个心脏起搏器后,截至目前已换了3个,20多年心脏就全凭1枚小小的起搏器帮助跳动。由于循环差引起大脑供血不足时,恶心、晕厥是常有的事。”马凤珍说起这些,王建荣眼圈潮湿了。

  王建荣在地震监测方面的艰辛付出,马凤珍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2010年,从未接触过电脑的王建荣为了收集资料方便,开始学习电脑知识。有一天中午回家,马凤珍从未见他如此高兴过,一问才知,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他终于可以在文字资料上加进图片了,也学会建表格了,当时的模样像个孩子一样。

  “我嫁给了他,他却‘嫁’给了地震。”妻子的一番肺腑之言,王建荣“嘿嘿”一笑了之。

  3 “给人民站好岗、放好哨,是我一生的承诺。”

  环顾办公室四周,除了几张悬挂的字画,不同时期的奖状和锦旗成了这间陋室最好的装饰。

  这些年来,王建荣面对每一次监测、每一张图表都力求做到精益求精。截至目前,曾经来过这处观测点的国家、省、市地震局相关领导中,无一不为他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打动,同时也对他常年为天水及邻近地区的地震预报预测做出的贡献给予高度肯定。

  2010年,王建荣被告知心脏起搏器电池电量面临耗竭,需要尽快更换,但由于当时磁偏角显示结果出现异常,需要加密监测,于是他一边坚守在岗位上,一边抓紧时间教矿产勘查院的绘图员马海霞学习地震监测,以防他不在时能有人顶替他继续工作。最后才被紧急送往兰州手术,但王建荣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依然用手机收集各台站的观测数据。

  令他欣慰的是,多年的监测,他积累了天水及邻近地区几十年来完整的地震资料,形成的震情分析报告为省、市、区地震预报预测做出了积极贡献。今年9月,天水地震局对王建荣给予表彰奖励,并号召全市地震部门向他学习。同年9月18日,王建荣被天水市地震局聘为天水市地震局麦积区赵崖磁偏角观测点特约观测研究员。10月16日,因他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开展地震监测预报工作,由他报送的预测意见对7月17日四川青川4.9级地震、8月8日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有一定的预测价值,省地震局也给予他表彰奖励。

  在学术研究方面,他也取得了一定成绩,由他撰写的20多篇学术论文,其中9篇在《西北地震学报》、《地震工程学报》、《地震地磁观测与研究》等核心期刊上发表。

  “去年市地震局给我配了打印机,今年又换了新电脑,区地震局还给我买了办公用品……”接受采访时,王建荣乐呵呵地说,眼下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再也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了,有了地震部门支持,再苦再累也值得。

  “给人民站好岗、放好哨,是我一生的承诺。”为了兑现这份诺言,他甘愿坚守下去。

  文/图 首席记者 王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