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晨韵

  原标题:家乡晨韵

家乡晨韵

  摄影刘瑞祥

  在家的日子我常很早起来,打开大门,站立在门前的那两棵浓姿婆娑的大杏树下,吐故纳新,享受早晨清新的空气,眺望太阳升起前家乡的一段晨韵。

  此时,天还不太亮起来,田野上夜幕没有完全撤去,苍茫起伏的堆八屲山峦起伏,山下一片一片的白杨树,远处的村庄被笼在淡淡如烟的晨幕里。此时的夜色就像轻笼的纱,漂浮的烟。川道还飘荡着淡淡的令人心清气爽的薄寒。天空如深蓝而有淡淡寒气的水一般,黛青里有着丝丝缕缕的白。眼前的川道里一片灰暗朦胧,被淡淡的雾掩映着,就像散开的水雾弥漫在这黄土为基调的川道里。西天离那个发源于马寒山而来叫做阳屲大山的毛湾梁一尺的地方,那轮晨月又圆又白,像一顶玉盘高悬。让人就想起“圆魄上寒空,谁言四海同?”。

  再看东方天空,逶迤的新营五台山顶是家乡太阳要升起的地方。此时已经有一片苍白把淡淡的灰色云海的边缘镀上绛色。一会儿,东方越来越亮,越来越红,东方的天边就由暗变白,由白向红转变,就像烧在火里的铁块,慢慢地通红了起来。很快,那云海的边缘,就完全变成绚烂彩霞。这时候五台山顶的天空由通红变的炽白,忽地就喷出一片金花。接着红彤彤的太阳就爬上山,露出红红的半边脸,那脸越来越大,越来越圆,最后离开山头,跳上天空。

  再回首从东到西二十多里长长的川道里,那无私奉献被收获殆尽的田野显得宁静而裸露。山上山下,东峦西岗,成片泛白的包谷秆成为田野早晨唯一的守望。在晨曦里,那灰暗的暮霭也就越来越淡,越来越青,最后成为吉祥的云烟,飘荡在南北两山之间,像澹澹沉静无波的水。成片的树木,参差的村落,萧条的阡陌,越来越清晰,宛若就成为冰凉水底世界的一切。

  西边的天空,由黛青向碧蓝转变。

  再回首看毛湾梁上宛如青花瓷一样的月亮,开始向山下一点点滑去,一点一点地在隐藏着。不一会,就像“嗵”的一声掉进深蓝的水里不见了。

  在太阳万丈光芒里,再看西端的黛青而钟灵毓秀的马寒山巅,那不均匀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加皎洁,愈加晶莹!于是,我就走进门开始打理一天的农活了!

  栖云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