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神游库车 寻找龟兹文化中的龙马精神

  自从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了“库车”这个名字,对那里的渴望与好奇就再也挥之不去,于是,查遍网上关于库车人文地理的资料;曾遍寻游历过库车的朋友,了解他们对那里的观感与印象;也曾飞天走地地多次神游那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地方——库车。

  神游于图片中的库车,迷失于奇特的山水地貌中;神游于文字间的库车,陶醉于悠久的历史文化中;神游于朋友口中的库车,辗转于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塞中。然而,这些都是表象,我渴求西域古国古人和现代人的生活状况;我渴求龟兹文化的深厚底蕴;我渴求“西域乐都”、“歌舞之乡”的美誉精髓;我渴求举世闻名的龟兹文化之发祥地和中外四大文化之交汇地的龙马精神。

  在龟兹古渡停泊,依稀看到了那一张张古老的船帆;在库车大寺、库木吐拉千佛洞、雀离大寺、阿艾石窟流连,仿佛感受到了鸠摩罗什等龟兹文化使者们留下的佛光;在苏巴什古城、库车王府做客,与龟兹国的王孙公子、臣民百姓一起“羌笛陇头吟,胡舞龟兹曲”;在克孜尔尕哈烽燧隧道、林基路大坝穿行,仰望着“克孜尔尕哈”姑娘的居所,感动着龟兹王弟的忠诚;在南山牧场放着卡拉库尔羊,与英俊潇洒的牧羊人一起吹筚篥,与美貌公主一起悲痛“千泪泉”,与龟兹国的著名音乐家倾听羯鼓曲《耶婆瑟鸡》。

  因库车小白杏而馋咽;因塔里木胡杨而唏嘘;因天山大峡谷而神往;因龟兹乐舞而陶醉;因西气东输而心潮澎湃;更因龟兹王降龙的大龙池而浮想联翩……

我的目光聚焦在水域宽阔,清澈见底,曾栩栩如生地出现在玄奘《大唐西域记》中的大龙池。

丝绸之路|神游库车 寻找龟兹文化中的龙马精神

  苏巴什佛寺遗址

丝绸之路|神游库车 寻找龟兹文化中的龙马精神

  天山神秘大峡谷

  曾经看到这样一个传说:在屈支国的东部有一座城池,城池的北面天祠前有个大龙池,池内有许多龙。有一个叫金花的明君,政教清明廉洁,感动了池中之龙,愿意为国王架车。国王临终时用鞭子触动龙的耳朵,龙随即隐藏到池水中,直到现在。这座城池中没有井,但人们都喝这个池中的水。池中的龙变成人形,和许多妇人交合,生的孩子骁勇无比,跑起来能够赶上狂奔的骏马。如此扩展开来,这里的人们都成了龙种。他们自恃勇力作威作福,不听从国王的命令。于是,国王招引突厥族杀死了这城里的所有人,这座城池也就荒芜了。但是,这些龙还经常出来和母马交配,生下龙驹,龙驹暴戾凶悍,难以驾驭,只有龙驹生下来的马才可以驯养驾车,因此屈支国多产良马。

  屈支国即今天的库车,联想着这样的传说,你是否会情不自禁问:还能否找到那座荒芜的城池?那龙种、龙驹今安在?

  一位朋友向我讲述了自驾游途经库车的观感。

  2011年9月,他两次进入库车。9月13日,首先是从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塔里木(塔中)石油基地出发,沿沙漠公路北行,在轮南入S165库东公路西行,再折北行入G314国道西行,沿途风光秀丽、景色迷人、道路宽阔,他不停地按动照相机快门。进入库车县,没多作停留,只在库车附近吃了碗拉条子就继续西行去阿克苏了。再从阿克苏到喀什,沿昆仑山北麓东行到和田、民丰,再次穿越522公里的沙漠公路,绕一周后又回到库车城区,此时已是9月16号。接着从库车入G217国道,即著名的独库(独山子—库车)国防公路,进入库车大峡谷。库车大峡谷中的一处,恰如西藏的“布达拉宫”,引人入胜,拍照留念。

丝绸之路|神游库车 寻找龟兹文化中的龙马精神

  巴音布鲁克草原

  沿此国道一直走到巴音布鲁克草原,其间属于库车的境地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划分的,山谷形胜,大龙池也在其中。这位朋友边叙述边回味,感叹:在新疆,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信马由缰的快感,才能真正感觉到天高任鸟飞的豪迈!

  还有一位网友,他是一位新疆的公路建设者,也是一位勇敢的徒步摄影师,更是一位天才的写作者。他利用工作之机,凭借自强奋进的精神,几乎踏遍新疆的天山南北、大漠雪域;他更用相机和纸笔记录了新疆的秀丽和神奇。

  他也曾为筑路而在大龙池边搭棚而居。

  他拍摄的大龙池,远处是白皑皑的雪山;中间是绿油油的针叶林带;近处是蓝汪汪的龙池水域。龙池分大、小龙池,有瀑布和暗河相通。现在由他们修建的公路,可以直达龙池附近,使大、小龙池成为了库车乃至新疆一处独特而秀丽的风景区。为此,他很为自己的工作而自豪,同时,也掩饰不住他对因筑路而长眠在大龙池畔的三位战友的深深怀念。

丝绸之路|神游库车 寻找龟兹文化中的龙马精神

  龙池风光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龙马精神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所崇尚的奋斗不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作为龟兹文化的发祥地、西域三十六国中较大的城郭国、丝绸之路重要的交通要塞,库车更是人杰地灵。

  如今的库车,似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正在积蓄力量,待机遨游苍穹。

  库车县财政每年安排600万元旅游专项资金,并且每年按10%的比率增加列入财政预算,重点用于规划编制、人才培训、旅游项目基础设施建设、整体宣传促销、农家乐补助、旅游纪念品开发等方面。

  对在国家级一般期刊和疆内发行的刊物上发表关于库车旅游业发展的学术论文、论著,反映地方民俗的中、长篇小说及电影、电视剧剧本作者,分别给予10万元、5万元、3万元奖励。对创作反映库车并以县城乡村风貌为背景拍摄的电视剧、电影,给予剧本作者每集1万元的奖励,作品播出后性奖励拍摄作者50万元。这样的消息,对于空腹爬格子的写作者们不能不说是极大的鼓励和福音。由此,库车县委、县政府开发旅游业的力度可见一斑。

  如今的库车,既有底蕴深厚的龟兹文化,又有不断开发的独特山水,既有政府政策支持,又有龙马精神的人为动力。我愿意相信:这个古老而崭新的旅游胜地,这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将是人人向往的神奇之地。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神游毕竟认识不足,有朝一日如能亲临库车,去触动“龙马精神”的底蕴,那应该是人生之最大幸事,我期待着……

  相关链接

  龟兹绿洲生态园

  园内景观古木参天,奇花夺目,暗香沁人心脾。巨石飞瀑,发旷古清音,小桥溪水,引春恋舒情,榕树盘根错节,修竹蓬勃吐翠,攀岩青藤牵扯山野兴趣。动静、线条、色调、光影使园内景观形成可收藏的建筑风景。2006年下半年竣工开业,占地面积8400平方米。集全国南北景观之精髓,融渊源龟兹文化印迹,是库车乃至南疆最大的生态园,集娱乐、餐饮、商务等多功能为一体的4A级景区。

  唐王城遗址

  俗称“大黑汰沁古城”,唐代龟兹军马饲养基地的监牧使城。唐王城遗址位于库车县城东南,塔里木乡东北约15公里处。其建筑平面呈长方形,东西墙垣长260米,南北宽约160米。四面墙体均有向外延伸的“马面”建筑,其外有瓮城建筑遗址,东西长约13米,南北长约34米。依古城的南墙外接筑一座城垣,新接筑的城墙东西长约250米,南北宽约100米,城内保存有枯井遗址。

  古城外的西北隅有三座高大的墩台遗址,其上残存有土坯建筑遗址、佛寺遗址等。地面散露着冶炼铜遗物、建筑物构件以及铸造龟兹小钱的陶范等。古城多次出土汉唐钱币,雕饰的建筑构件和陶、玉、玻璃、铜、铁等质地的文物。

  苏巴什佛寺遗址

  又称昭怙厘大寺,建于魏晋时期,位于新疆库车县城北23公里处,库车河龙口两岸的山梁上,曾是龟兹名僧鸠摩罗什的母亲耆婆听讲佛经的地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新疆地区迄今发现的最大的佛寺遗址。现墙体大部分存在,佛寺遗址分为东、西两部分,总面积约18万平方米。遗址的东区主要分布在东山梁上,东西长约146米,南北长约535米,主要由佛堂、僧房、北塔、中塔、南塔组成。南塔东南过一干沟,有排东西向的三个石窟寺。西区分布在河西岸,东西长约200米,南北长约700米。建筑遗址较多,以北、中、南三塔和南部寺院为主,寺院残存围墙,内有一大殿。方形土塔保存完好,北部有17个禅窟,造型奇特,禅窟内残存部分壁画和石刻古龟兹文字。曾出土汉、南北朝、唐代钱币,铜、铁、陶、木器,壁画、泥塑佛像,还有书写古民族文字的木简、残纸。寺内还发现过一座古墓。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苏巴什佛寺遗址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