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文图/冯玉雷

  2015年6月8日清晨,“草原玉石之路考察团”团员每人吃碗“牛大”,即匆匆上路,开始寻访齐家玉的考察之旅。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本次考察人员中,年龄最大的是刘炘先生,68岁,资深电视艺术家,出版过多部文化考察专著。他热衷田野考察,状态很好,以至于年轻人想不起来照顾他。

  叶舒宪教授、易华研究员近年来在学术探索中结下很深友谊。他们高屋建瓴,吃苦耐劳,考察中常常凌晨三四点就起床,交流,写稿子。

  包红梅是蒙古族,人类学博士后。她深感大西北民风纯朴,赞不绝口,但对黄土高坡上生长的浅草不甚满意,戏谑说那叫颜色,不叫绿色。我说它们已经很尽心了。

  中央电视台摄影师梁小光是多尔衮后裔。他曾在内蒙古山区拍片子,以土豆为主食,连续几个月,乐此不疲。他的敬业精神与戈壁荒原中的胡杨、红柳、骆驼蓬之类植物相比,丝毫不逊色。

  《人民画报》社摄影记者秦斌单纯开朗,首次见面,大家没说半句客套话,好像是老朋友。

  上海交大博士生丁哲少年老成,生动活泼,既有学者的严谨敬业,也有年轻人的朝气蓬勃。金琼是中国甘肃网记者,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车上,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她默默记录,写稿子。用餐等待上菜间隙,采访叶舒宪老师。这是非常好的状态,点赞!

  小牟为考察团驾车,憨态可掬,得空也凑过去看文物,说:“开了眼界”。

  考察团成员来自中国社科院、上海交大、中央电视台、《人民画报》社、内蒙古社会科学院、中国甘肃网、《丝绸之路》杂志社等单位,可以说是来自“五湖四海”,是玉文化把大家联结到一起。在玉文化精神感召下,一丝不苟,其乐融融,开展各项考察工作。

  会宁玉璋王

  6月8日上午10点多,考察团到达位于红军会宁会师旧址东北角的博物馆。本来周一闭馆,会宁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郭志辉、会宁博物馆马可房馆长等热情接待,考察团成员有幸零距离接触54公分长的齐家文化大玉璋,兴奋不已。4月底,我们曾在临夏州博物馆观摩过一件玉璋,没想到这么快就在会宁看到令人震撼的玉璋王。人与人相遇相知需要缘分,人与地方、山水、名物相遇也一样。对玉,尤其如此。

  给我们展示大玉璋的工作人员始终谨小慎微,表情肃穆,增加了这件珍宝的神圣感。

  会宁泉坪出土的猛犸象化石骨架同样具有王者之气。

  考察团首次合影在会宁博物馆前,打开旗子,大家齐声喊:旗开得胜。

  离开会宁,前往隆德的路上,讨论的主题都是玉璋。

  当晚隆德停电,叶舒宪先生次日凌晨3点起床,写出《会宁玉璋王:养在深闺人未识》,中国甘肃网很快发出来。

  玉璋出土地在头寨子镇牛门洞村,距县城70多公里。牛门洞新石器时代遗址是会宁县文化遗存分布较为密集的新石器时代特大型遗址,也是甘肃彩陶出现最早、发展时间最长、类型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位于会宁县城西北头寨子镇牛门洞村周围牛门洞、大地梁、东山梁、灰条梁、清明湾、中湾顶、铁木山顶、圈儿、阴山一带,东接汉岔乡阴山村,南、西面接定西县石峡湾乡,北临宜兰公路(309国道),接铁木山,总面积约40平方公里。文化层厚1~2米,遗址显示有墓葬、地穴、灰坑、烧土、炭屑、白灰面、骨类、陶器、石器、玉器等。1920年,当地秦安移民垦荒时首次出土彩陶罐。按照国际惯例先发现先命名的法则,本应将这一时期新石器文化命名为牛门洞文化。因交通、信息闭塞,5年后,1924年,安特生及其助手在临洮马家窑发现新石器时代彩陶,从而获得命名权。1975年,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相继出土彩陶壶、瓮、罐、钵、盆、细颈侈口蓝纹红陶罐、高颈蓝纹双耳罐、高颈蓝纹瓶、灰陶盆、红陶鬲及及骨球、石器、刮削器、纺轮等随葬品,并在生活区出土大量陶器,制罐工具、生活用具、石祖、石、权杖头等。其中一部分为甘肃仰韶文化马家窑类型、半山类型和齐家文化类型;另外,还有数量较多、制作精美的灰陶缸、陶罐、陶灶、陶井、瓷碗等汉、宋、明、清代文物。

  6月26日,我与西北师范大学机关党委书记柴繁隆专程沿国道309故道前往位于铁木山北麓的牛门洞新石器文化遗址考察。山根、山间、山梁、山峁、山洼、山沟等地,都是绿色。间有蓝色的胡麻花和紫色的苜蓿花。这两种植物都来自西域,它们的传播路线、初期种植给先民带来的喜悦感似乎还洋溢在沟沟岔岔里。头顶骄阳,面对漫山绿意,倒也不觉燥热。到山地顶部,地势趋于平坦。实际上是多条山沟集结成的一座巨大平台,其中心就是牛门洞村。地形与广河、临洮乃至石峁遗址都相类似。石峁遗址三面环沟,在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秃尾河支流洞川沟内石峁村的两侧山梁上;广河县邻近广通河,齐家坪邻近洮河,牛门洞台地邻近关川河。我们打电话给会宁博物馆馆长马可房,落实,确定无误。登临村子背靠的、长满苜蓿的开阔台地,令人心旷神怡。进入苜蓿地,游荡。苜蓿地中留有一方两三米高的土台,似有灰层。我从旁边“马道”似的窄坡上去,放眼四周,宏伟壮观,气魄极大,与想象中的牛门洞大相径庭。整齐的层层梯田中,庄稼茂盛生长,寂寞而优雅。有大小田畦构成的丰美景象连绵延伸,顺着坡地、沟底向四处延伸。我们所在台地是辐辏中心,天然王都!根据玉璋推测,这里应该是齐家时期重要王国,中心就在牛门洞,关川河流域及其两岸台地,或许在其势力范围之类。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牛门洞新石器遗址石碑         会宁博物馆观摩玉璋王

  宁夏文化厅文物保护中心主任马建军研究员编著的《二十世纪固原文物考古:发现与研究》一书中指出:“菜园文化是一支农牧并重、崇尚简朴、兴盛蓝纹素陶的土著文化,以清水河、泾河上游为分中心,是从当地远古文化中发展成熟,又从中孕育出齐家文化的主体,应当是齐家文化的直系前身。”如果将来的考古、研究能够支持是说,那么,齐家文化在西海固发育后,主要向东、西、南三个方向延伸:向东到石峁文化;向西发展的重要一站应在铁木山;向南翻越六盘山到彭阳、隆德、庄浪等地。

  此前,外界对会宁的印象只是环境艰苦,近些年又提倡红色旅游,而这种壮观大气的雄浑景观却被遮蔽了。诗人、画家、作家到此采风,定能激发灵感。

  六盘山,西海固

  6月8日下午,过静宁县,进入宁夏,经过毛湾、神林、沙塘,考察宁夏隆德县沙塘乡渝河北岸北塬新石器文化遗址,然后参观隆德县文管所藏品。大家一边隔着玻璃反复研究碧玉铲、石琮、石祖、玉琮、大玉璧等珍贵文物及代表草原文化的铜质车马配件、饰物,一边请教刘世友所长,收获很多。因他描述,我对养育隆德史前文化的四条河流产生浓厚兴趣。我曾策划名为“新《山海经》书写”的调查活动,招聘写作者对每一条河、每一座山的地理环境、来龙去脉、流向走势、古今变化、文化生态等进行扎实调查、书写,先在杂志发表,然后结集出版。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作者与隆德县文管所所长刘世友先生在六盘山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考察团途中偶遇文化遗址

  6月9日早晨,六盘山下大车堵成长龙。刘所长决定带我们绕道好水乡去固原。途经倪套村,偶遇一处文化遗址,遍地瓦片。根据筒瓦残片推测,应为西夏遗址。

  顺路考察战国时期遗址北联池和伏羲崖。之后,与刘所长分别。相聚时间不长,分别时却难分难舍。淳朴的民风,如同儿时歌谣,令人亲切、欣慰。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的十字路口:固原古代文明

  穿出六盘山,遥见苍茫固原。固原地处黄土高原上六盘山北麓清水河畔,古称大原、高平、萧关、原州,简称“固”。公元前114年建城,自古为交通要道、兵家必争之地,“左控五原,右带兰会,黄流绕北,崆峒阻南,据八郡之肩背,绾三镇之要膂”。沿途能感受到“回中道路险,萧关烽堠多”的地理风貌特征。

  12点,到达固原博物馆。馆长魏瑾正在等候。固原博物馆成立于1983年,至今仍然大气磅礴,不过时。博物馆分《固原古代文明》《丝绸之路在固原》《古墓馆》《石刻馆》和《钟亭》五个专题陈列,我们就按此顺序进行参观。古代文明展馆里以6000年前的海贝、石器揭开序幕。石器中比较有特色是石磨盘、石磨棒等,骨器中有大约5000前的卜骨和作为农具使用的鹿角器。最为闪光的是齐家玉器。一件由璞玉简单加工成的玉磬表明古代先民4000年前就非常重视礼乐。还有玉璧、玉琮、玉锛、玉斧等礼器、仪仗器、佩带器、丧葬器等,无不昭示着那个时代玉文化的兴盛。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彭阳县文管所杨宁国所长

  固原博物馆以文物等级陈列,因此在文物时代上客观具备穿越感、跳跃感。文物展品以北朝至隋唐时期最为丰富。还有草原文化的青铜器、石、铜佛造像、萨珊银币、罗马金币、鎏金铜佛、玉菩萨、房屋模型、彩绘陶俑、陶牛车、北魏漆棺画、凸钉玻璃碗、金戒指、环首铁刀、鎏金银壶等文物,无不闪耀着中西文化交流的奇光异彩。《丝绸之路在固原》专题展的内容很丰富,我尤其对丝绸之路各条线路感兴趣,结合出土文物和地图,仔细琢磨。

  参观完,大家已经饿得无力说话,每人吃碗新疆拌面,即启程前往彭阳。固原农耕文化博物馆藏有几件玉器,由于时间紧,临时取消参观计划。汽车沿省道309线故道翻越名为“破脊梁”的山岭。那里正在修路,尘土飞扬,颠簸难行。

  到县文管所简陋仓库里看到不久前出土的玉璧、玉琮及龙山时期的陶器时,旅途劳顿一扫而空。

  所长杨宁国为人谦虚、朴实,令人印象深刻。

  这两天考察,开局非常好。齐家玉文化的传播路线也逐渐清晰起来。

  傍晚返回固原,与陕师大校友武淑莲教授及宁夏师范学院的博士、教授们座谈。

  6月10日晨,考察团团长叶舒宪先生向局地考察团员、中国文学人类学研究会甘肃分会平川工作基地主任王承栋授牌。8点出发,前往西吉。出城不久,翻越六盘山余脉,云低、雾大、风冷。沿途偏城、唐套沟大桥、军运沟等地名似乎蕴含昔日战场杀气,或与古代文化遗址相连,悠远深邃。时间仓促,只能擦肩而过。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与宁夏师范学院教授武淑莲等座谈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与西吉县文管所工作人员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参观海原菜园文化之后

  到达西吉后,西吉钱币博物馆馆长摆小龙与他的同事苏正喜等热情接待。大家很快就进入参观程序。一件刻有凤鸟图案的玉琮摆在显眼位置。大家仔细研赏,花了很长时间。玉琮是苏正喜1984年用一袋尿素征自民间,此前百姓作为榔头使用。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通往西吉途中的六盘山余脉

  玉琮成为之后路途中反复交谈的主题:凤鸟图案刻于何时?有何蕴意?

  11点20分,从西吉出发,翻越月亮山、南华山,到海原。重点考察菜园文化。菜园文化是宁夏考古所徐诚先生命名,有学者认为是齐家文化发源地之一。6月9日,结束西海固寻玉之行。下午大风,沙尘猛袭,没能看成遗址。山门村出的两件玉器也因外调展出而只能看见它们曾在海原文管所摆放的位置。标签在场,玉不在场。

  晤谈地方学者后,16点40分,王承栋返回平川,大部队沿灵州道大致路线北上,疾行4小时,20点30分到达银川。贺兰山壮丽的火烧云与环城高速路边水域互映,大美,大快。中国甘肃网张振宇总编乘火车自兰州而来,与考察团汇合。

  简餐后,与来访的宁夏学者马建军、薛正昌及诗人张涛等座谈到11点半。他们提供的新信息足以消除旅途疲惫。

【丝绸之路】草原玉石之路考察手记

与宁夏学者马建军、薛正昌夜谈

  遗憾与激奋伴生,何等滋味?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