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唱好“患者评议”这台大戏?

  日前,国办印发《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到2020年基本形成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意见》提出了完善医院管理制度、建立健全医院治理体系、加强医院党的建设三方面,共20项改革任务:逐步取消公立医院的行政级别;各级卫生部门负责人不得兼任公立医院领导;建立适应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严禁给医务人员设定创收指标…… 《意见》明确,要健全绩效考核制度。将政府、举办主体对医院的绩效考核落实到科室和医务人员,对不同岗位、不同职级医务人员实行分类考核。建立健全绩效考核指标体系,围绕办院方向、社会效益、医疗服务、经济管理、人才培养培训、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突出岗位职责履行、工作量、服务质量、行为规范、医疗质量安全、医疗费用控制、医德医风和患者满意度等指标。严禁给医务人员设定创收指标。将考核结果与医务人员岗位聘用、职称晋升、个人薪酬挂钩。(7月27日人民网)

  “患者差评可影响医生收入”,这一新闻的亮点在于“评”。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会面临着“生老病死”,特别是我们的社会越来越老龄化,谁都不敢说“一辈子不跟医生打交道”;而千百年来,病人总是“外行”,医生总是“内行”,就医问药,患者常常是听医生的。然而,近些年来,有些医院给科室下达创收指标,有的医生玩“大检查+大处方”,甚至于,钱多花了,病情却没有缓解,医生面前,患者大多“敢气不敢言”——“对症下药”,这次国办印发《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其中,涉及“患者满意度”,也即患者差评可影响医生收入,这“患者评议”是一台大戏,唱好了可不容易。

  现实社会里,我们常常遇到,有的医生把患者当小孩子来教训,且眼睛只盯着患者的腰包,而有的医生医术高明,且有“仁心”,将医生的具体表现与其工薪收入挂钩,这等于是在讲“买卖平等‘,这等于是在给患者“以尊重”,给患者“裁判权”;其实,“我交钱,你看病”,本来,患者对医生就应该有这个“评议权”,就应该有这个“监督权”。

  信息社会,网络时代,通讯、统计事业都很发达,“患者评议”,技术上应该不成问题,但如何唱好“患者评议”这台大戏,并非随随便便能成功的。

  “患者评议”,正确的态度须“三有”。

  一者,有一个“评议系统”,患者,每一次门诊,每一次住院,都必须纳入这一“评议系统”,以便于患者“手机评议”;而且,“医德与医术”这个系统,有正面评价“一二三四五六七”诸多栏目,也有负面评价“一二三四五六七”诸多栏目,以便患者或患者家庭评议时打勾。

  二者,有“第三方”操作。此等评议,不可让医院自己操作,而应该交给客观公正的第三方来征求患者意见,来整理汇总,最终,将每位患者对医生的评议直接转换成“好”与“差”。

  三者,有“奖惩兑现”。或许,有的医生会说“有的患者刁钻古怪”,但,这种评议不是只听一两位患者的意见,而是“每患必评”,要讲百分比,好评百分比越高的,医生的收入应该越高,而差评百分比越高,医生的收入应该越低,总之,用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

  当下里,搞市场经济,各行各业都有压力,也多有监督,而医疗行业,患者对医生不能没有监督,不能没有评议;从这个意义上讲,“患者评议”应该是医改的应有之意,“逆水行舟用力撑”,我们期待着“患者评议”能够缓解“看病难”和“看病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