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街头乞丐原来多是“伪装大师”..

兰州街头乞丐原来多是“伪装大师”..

  乞讨者取下腿上的“皮筒子”

兰州街头乞丐原来多是“伪装大师”..

  女儿帮父亲取下胳膊上的“道具”

  衣衫褴褛,流连于车站、街头等人流密集场所,流浪乞讨人员无疑是社会最底层的群体。见到他们,相信会有不少人顿时心生怜悯,给他们一些钱财。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职业乞讨者,当民政部门将他们遣送回原籍后,没几天他们又会出现在兰州的大街小巷“挖光阴”。近日,记者跟随城关区民政局社会救助办公室工作人员上街检查时,就到了多位职业乞丐。

  看到民政人员左脚残疾的男子立即站了起来

  张掖路步行街是兰州市的繁华地带,市民经常会在这里看到衣着破烂、眼神可怜,膝盖前放着各式纸张,写着各种缘由乞讨的各色人等。

  “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不过1%,剩下的都为职业乞丐。”采访中,城关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说。说话间,民政人员已经来到步行街的东头,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正躺在地上,展示自己残疾的左脚。看到民政人员向他走来后,男子立马站了起来,原本残疾的左脚已经穿好了鞋子,准备离开。这一幕让周围的市民一时难以适应。“看到这样的假乞丐太多了,双休日、节假日人多的时候,这里乞丐也会出奇得多。为了打动人,他们还真舍得吃苦。”围观群众李女士说。

  采访中记者看到,一位70多岁的老太正在沿街乞讨,见到民政人员后拔腿就跑。4名民政人员紧随其后追到一个小巷内,但她却不知所踪。“当时我就奇怪了,我们跑得也不慢啊?怎么一个转身她就没影了。”民政人员说,原来她躲进了一个小巷,藏起来了。记者见到这位老太个子不高、瘦小精干的她还拄着一个拐杖,真是让人捏把汗啊!

  城关区民政局社会救助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城市流浪乞讨人员主要包括乞讨、拾荒、流浪3类。其中,乞讨人员占60%,拾荒人员与流浪人员占40%,而职业乞丐就占了九成。

  脱掉伪装职业乞丐原形毕露

  “身患残疾的人更能博得大家的同情,相对的,他们的收入更多。”民政人员介绍说,这些人每天他们的收入少则百元,多则千元。

  “皮筒子”是职业乞丐的道具,将完好的小腿捆绑在乞讨者大腿上,再用类似于黑色橡皮的材质进行外围固定,这样看起来就像高位截瘫的患者一样,而这样的情形也在兰州大街上屡见不鲜。

  王萌萌和王浩林是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人,记者遇见他们的时候,自称父女的二人正在永昌路夜市以卖艺的形式沿街乞讨。“这对父女在这里乞讨已经有些时日了,每次都是女孩一边唱歌,一边推着坐在小车上的父亲。”据周边商户讲,看见这对父女的时候,父亲没有左胳膊,下肢残疾,女孩则是盲人。在现场,当民政人员提出带父女俩去救助站、送他们回家时,女孩当着众人的面突然跪下,哭喊道:“我们不需要救助!”

  面对这样的情况,围观市民纷纷聚拢过来。经过20分钟的劝说,女孩的父亲说:“这么多的人,我们就跟你们去吧!”就在大家合力将小车送上救助车时,一不小心将装钱的桶子打翻了。顷刻间,面值1元、5元、10元、20元的钞票如雪片一样撒落一地。“这么多钱啊!看样子都有1000多元!”围观市民诧异地说。

  来到救助站后,面对民政人员的劝说,女儿帮父亲解开了“皮筒子”,露出双腿,而绑在右胳膊上的皮套也在众人的拉扯下取了出来。再对他们重新观察时,你会发现,这位中年男子除了左胳膊确有残疾外,其他部位完好无损。“你们现在明白了吧!这些乞讨人员就是利用了市民的同情心,很多人看到他们可怜的样子就会忍不住给钱,这也是他们宁愿流浪街头乞讨也不愿意去救助站的主要原因。”

  职业乞丐呈现规模化、区域化的发展态势

  生于2000年的定西人梁龙,自幼父亲病逝,母亲改嫁,由爷爷奶奶抚养。别看他只有16岁,“挣钱”的功夫一点不亚于六七十岁的老人。据民政人员介绍,10多岁的梁龙开始时本是“单打独斗”,“历练”多年的他,现在已开始雇人乞讨。

  记者见到梁龙时,他手持一个小型音响招呼旁边的老者收拾家当。“不是前两天把你才送回家的吗?怎么又跑出来了?”面对民政人员的追问,梁龙没有出声,笑嘻嘻地收拾着自己的家当。坐到救助车上后,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上学呢!现在学校放假,我就出来挣钱赚学费。”说话间,梁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学生证。

  “上礼拜送他回家时都没有学生证,也没提上学的事,碰巧今天他就拿出来了。”来到兰州市流浪救助站后,民政人员说,那时候梁龙还小,胆子也不大,随着遣返的次数增加后,梁龙慢慢熟悉了这里,可以说这里是他的“第二个家”。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记者问:“你的音响多少钱啊?”梁龙回道:“300元。”“这么贵啊?能赚回来吗?”不时玩着手里草帽的梁龙说:“时间长了,就能赚回来。”

  就在记者和梁龙聊天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寻声一找,原来是梁龙身旁的老人。“你在哪儿?”“我被带到救助站了!”电话那头,一个操着地方口音的男子正在询问老人的去向。据老人讲,他和梁龙一起搭伴乞讨,得来的钱大家平分,而电话那头是他的女婿。

  据城关区民政局社会救助办公室白主任介绍,工作中他们发现,兰州市的职业乞讨人主要分布在红山根二村、星月湖、华林山、下西园等地。而晚上在夜市乞讨的岷县人主要集中在华林山二马路、三马路的民房,还有小西湖下西园这边平房较多的地方。像是卖唱的残疾人,主要在平凉路清真寺旁的小旅社里,这些职业乞讨人已经呈现出规模化、区域化的发展态势。(兰州晚报记者 赵庭那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