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证券国资改制审批程序欠缺 业绩下滑现金流屡负

  中国经济网北京10月26日讯(记者关婧)近日,华林证券更新了招股书预披露稿,目前其IPO申请进入“已反馈”阶段,拟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华林证券拟发行2.7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华林证券在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6.44亿元、7.06亿元、16.69亿元、13.1亿元、2.4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706万元、1.88亿元、8.16亿元、5.89亿元、0.95亿元。

  不过华林证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2016年和2017年一季度告负,分别为-17.00亿元和-6.09亿元。证监会发审委在反馈意见中对此表示关注,公司解释称主要是公司经纪业务、融资融券业务及自营业务的资金规模受证券市场景气情况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华林证券2016年曾卷入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尽管国海证券已经购回华林证券代持的10.9亿元利率债,但受此事影响,华林证券确认资产减值3215.36万元。而这也折射出在国信系段文清、孙明霞和平安系薛荣年等大佬相继出走后,华林证券在管理和内控方面的不足。

  华林证券的前身为1988年设立的江门证券,直至2003年增资扩股并更名为华林证券有限公司。在证监会给华林证券的反馈意见中,曾提到公司设立早期多次国有股东股转让程序存在瑕疵。

  华林证券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存在两次增资扩股及三次股权转让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国有资产评估和上级国资部门审批及进场交易等程序。不过华林证券表示历次国有股权转让均获得监管部门和各级政府批复,不规范行为并未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目前华林证券实际控制人林立的立业集团持有公司71.62%的股份,其妻子还担任公司副总及财务总监,林立的表弟则是华林证券第三大股东的实际控制人。

   业绩下滑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屡负

  招股书披露,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华林证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4亿元、7.06亿元、16.69亿元、13.1亿元、2.48亿元。

  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706万元、1.88亿元、8.16亿元、5.89亿元、0.95亿元。其中去年和今年一季度,华林证券业绩下滑明显。

  上述报告期中,华林证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14亿元、20.04亿元、12.67亿元、-17.00亿元和-6.09亿元。

华林证券国资改制审批程序欠缺 业绩下滑现金流屡负

  在对华林证券的反馈意见中,发审委指出报告期内华林证券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差异较大,要求华林证券补充各类现金流量的主要构成和变动是否与实际业务的发生一致,并要求披露产生较大差异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

  华林证券指出,2016年和今年一季度,股票市场行情低迷,客户交易资金减少导致现金流入减少,同时公司债券投资业务和债券销售交易业务规模也有所下降。

  另外,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华林证券负债26.12亿元、59.17亿元、151.77亿元、109.86亿元、94.48亿元,负债主要包括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代理买卖证券款、应付债券。

华林证券国资改制审批程序欠缺 业绩下滑现金流屡负

  卷入国海证券假章案大佬薛荣年和孙明霞“走马观花”

  值得注意的是,曾轰动一时的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华林证券牵涉其中。发审委在反馈意见中也要求请保荐机构招商证券核查并补充披露以上事项对公司业务经营的影响以及是否对本次发行上市造成实质性障碍。

  华林证券在招股书中披露,2016年11月,公司代国海证券买入债券,同时双方签订协议约定国海证券在2016年12月从华林证券按照固定价格买回上述债券,共计面值18.1亿元,其中利率债15.6亿元,信用债2.5亿元。

  2016年12月15日,国海证券公告称其资产管理分公司原老团队员工张杨、郭亮私刻公司公章,冒用公司名义进行相关债权交易。为此2016年年末华林证券做金融资产减值准备3215.36万元。

  2017年1月,华林证券与国海证券协商,2.5亿元信用债由国海证券承担,利率债华林证券承担面值4.7亿元,国海证券承担面值10.9亿元,不过该部分继续由华林证券代持,国海证券在今年7月购回。

  受此事影响,华林证券确认资产减值3215.36万元。此外,华林证券还承担了面值4.70亿元的利率债,直到2017年4月才处置完毕。

  这场风波折射了华林证券内控不足和人事动荡的问题。2009年,华林证券的管理层多为国信证券旧部,时任华林证券董事长的段文清和时任总裁的李华强均来自国信证券。

  当时有债市一姐称号的孙明霞,也曾担任国信证券债券业务部总经理,2007年6月进入华林证券担任总裁助理,随后成为分管固定收益总部、投资银行总部的业务总裁。

  2011年,华林证券再次经历人事动荡。宋志江代替段文清成为华林证券新任董事长,原董事长段文清、副总裁苏细强、总裁助理张冠宇等高管相继离职。2012年6月,孙明霞也离开华林证券重回国信证券。

  随后,以薛荣年为代表的“平安系”入赘华林证券,薛荣年成为华林证券董事长。不过好景不长,2013年5月10日证监会通报了对万福生科造假案件的处罚措施,对曾任平安证券保荐业务负责人、内核负责人薛荣年等人给予警告,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撤销证券从业资格。

  2013年底开始,平安系淡出华林证券。华林证券也一直在经历着高薪挖角、业务激增、人事动荡、业绩下滑的循环怪圈。

  依赖投行业务业务地域性倾向明显

  从华林证券业务收入结构来看,经纪业务收入占比正在稀释,投行业务反超成为公司第一大业务。

  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营业,华林证券经纪业务收入分别为3.72亿元、9.2亿元、3.7亿元、0.77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2.62%、55.13%、28.22%、31.29%。

  而投行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30.72%、27.97%、29.38%、35.62%,2016年和2017年第一季度投行业务已经替代经纪业务,成为华林证券的第一大业务。

  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2015、2016年,华林投行IPO承销家数10家和7家,名列市场第5和第9。2016年华林证券的投行业务手续费净收入达3.85亿元,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规模为5.03亿元,自营业务收入达3.19亿元,资管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1亿元。

  另外,华林证券信用业务收入占比也在不断提高。2014年、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华林证券信用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7.27%、8.43%、10.58%、16.59%。其中,融资融券业务收入是华林证券信用业务收入的最主要组成部分。

  尽管华林证券业务整体相对均衡,不过其地域性特征依旧比较明显。华林证券的前身为1988年设立的江门证券,直至2003年增资扩股并更名为华林证券有限公司。在报告期内,广东地区营业部的证券经济业务代理净收入为2.03亿元、5.05亿元、1.74亿元和3290万元,分别占比64.59%、66.58%、64.18%和60.76%。

  改制存瑕疵引来发审委关注

  华林证券的前身江门证券,设立时为人行广东分行批准设立的全民所有制企业,1996年-2000年经脱钩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增资扩股并更名为华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3月整体变更为华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在证监会发审委给华林证券的反馈意见中,提到公司设立早期多次国有股东股转让程序存在瑕疵,以及在国有股转让过程中是否履行国有资产转让的招拍挂程序,是否存在侵害国有资产权益的情形。

  根据华林证券在招股书中的披露,1996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下发通知要求下属各级分行与其投资入股的证券公司脱钩。1996年11月,广东开平供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恩平市物资总公司等8家公司各出资700万元,共计投入资本5600万元,中国人民银行江门分行退出。但是上述出资未办理工商登记手续,而且上述股东不符合中国人民银行非阴司【1996】193号文要求。

  2000年4月,江门证券向当地政府确认上述8家公司的股权登记,不过江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公司在办理转制登记时隐瞒事实,对江门证券处以一万元罚款。2000年11月,经历又一轮股权转让,江门市公用设施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江门市企业发展服务公司出资达到1120万元,占比均为20%,公司股东变为7家。

  2002年5月,江门证券实行增资扩股及国有股权转让。江门市公用设施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1456万元的价格,把20%江门证券的股权转让给了深圳市立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立业集团前身)。2003年2月,江门证券增资扩股并更名为华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8.07亿元,立业投资出资总计两亿元,出资比例24.78%成为第一大股东。

  自脱钩改制到更名为现在的华林证券,期间存在两次增资扩股及三次股权转让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国有资产评估和上级国资部门审批及进场交易等程序。不过华林证券表示历次国有股权转让均获得监管部门和各级政府批复,不规范行为并未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林立家族一股独大

  从增资扩股至今,据截至2013年3月22日的工商信息,华林证券已发生10次股权变更。

  在第10次变更前,华林证券共有13名股东,其中立业集团以25.78%为大股东,怡景食品以19.95%为二股东,希格玛以8.43%为三股东,其他股东出资比例均在5%以下。

  不过最近一次变更后股东仅剩3名,除怡景食品、希格玛股权比例不变以外,立业集团收回所有分散的股权,以71.62%比例为绝对实际控制人。

华林证券国资改制审批程序欠缺 业绩下滑现金流屡负

  目前,华林证券实际控制人为林立,而而华林证券的第三大股东——深圳市希格玛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钟纳与林立则是表兄弟关系。

  总体来看,林立家族持有华林证券80.05%的股份。另外,林立除了担任华林证券董事长外,其妻子潘宁还担任公司副总裁和财务总监。

  据立业集团官网资料,立业集团投资范围相当宽泛,金融、能源、医药、矿产、化工、房地产均有涉及。其中在金融领域, 2001年成为广东发展银行十大股东之一;2003年入主华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2003年成为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十大股东之一;同时还投资成立了深圳市立信担保有限公司和立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分类评级升升降降多次行政处罚

  根据中国证监会对证券公司的分类结果,2013年至2017年,华林证券分类评级结果分别为C类CC、B类BBB级、A类A级、B类BBB级和A类A级。

  今年9月8日,证监会通报行政处罚,华林证券石家庄建华南大街营业部员工崔某军,2016年1月28日至2016年8月22日,崔某军借用他人证券账户买卖股票,累计成交金额约128万元,获利6878.27元。崔某军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的规定,依据证券法第199条规定,河北证监局决定责令崔某军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没收违法所得6878.27元,并处以13756.54元罚款。

  2016年,有媒体报道称华林证券员工代客炒股亏了1500万,还擅自提高客户证券帐户交易佣金,并高频交易,证券账户交易额近17亿元,多收客户交易佣金逾百万元。随后,华林证券即在官网公告称代客炒股致客户亏损与事实严重不符,但并未出具事件的更进一步材料和证据。

  此外,作为新三板公司族兴新材的主办券商,华林证券未能勤勉尽责地进行有效事前审查和履行督导职责,2016年6月16日全国股转系统给予暂停从事部分推荐业务三个月的纪律处分,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同时对主办券商的持续督导人员贺小波采取暂不受理其出具的文件三个月的自律监管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