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美禄:“劝君更尽一杯酒”的集句接受

  作者:朱美禄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这首饯别诗,写景清丽如画,语言朴素自然,将朋友离别之际的惆怅与关切之情写得真挚感人。

  此诗问世之后便被广泛接受。对这首诗的接受体现在音乐和文学两个方面。音乐方面的接受,指的是为诗歌谱曲以入乐传唱。据任半塘先生考证:“王维当时乃作诗之徒,非作歌辞,此诗入乐后,名《渭城曲》。”因诗中有“阳关”这一地名,所以《渭城曲》又被称为《阳关曲》;因其曲调有“三叠”结构,故又被称为《阳关三叠》。文学方面的接受,主要体现为以“劝君更尽一杯酒”入集句。尽管以入乐的方式接受和以集句的方式接受大有差异,但都反映了这首诗深入人心的事实,也有助于这首诗的经典化。

  所谓集句,指的是凑集前人诗句以成篇什。关于集句的发明者,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认为是北宋王安石,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认定是西晋傅咸,意见颇不一致。但以“劝君更尽一杯酒”入集句,最早见于南宋诗人白玉蟾《集句赠王秀才》一诗:“富贵必从勤苦得,名位岂肯卑微休。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富贵必从勤苦得”一句集自杜甫的《柏学士茅屋》;“名位岂肯卑微休”一句集自杜甫的《徐卿二子歌》;“劝君更尽一杯酒”一句集自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与尔同销万古愁”一句集自李白的《将进酒》。诗歌虽由集句而成,却也自然流畅,不见拘挛补衲的痕迹。

  元代吴师道有《集句一首赠答潘季通》:“江上春风留客舟,鸟啼花落水空流。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诗歌从思路上明显受到了白玉蟾的影响,只不过集句的来源不尽相同而已。“江上春风留客舟”是北宋方泽《武昌阻风》中的句子;“鸟啼花落水空流”是唐代诗人刘商《送王永二首》其一中的句子。相较白玉蟾的集句诗而言,吴师道这首青出于蓝胜于蓝。

  含“劝君更尽一杯酒”集句而成的诗歌,还有清代章甫的《妆楼春夜宴集句》:“花有清香月有阴,长河渐落晓星沉。劝君更尽一杯酒,又典春奁半臂金。”第一句集自苏东坡《春宵》诗;第二句集自李商隐《嫦娥》诗;第三句集自王维《送元二使安西》;第四句集自黄莘田《闲居杂兴》组诗。今人吴文治也有一首《集句赠别》道:“五里青山十里溪,鹧鸪声里夕阳西。劝君更尽一杯酒,此别愁眉又复低。”第一句集自席佩兰《舟行春望》诗;第二句集自尤侗《闻鹧鸪》诗;第三句集自王维《送元二使安西》;第四句则集自苏曼殊《海上》组诗。

  另外,“劝君更尽一杯酒”还有见于集句词中的情况。北宋郑少微《思越人·欲把长绳系日难》就多由集句组成。“欲把长绳系日难。纷纷从此见花残。休将世事兼身事,须看人间比梦间。红烛继,艳歌阑。等闲留客却成欢。劝君更尽一杯酒,赢得浮生半日闲。”上阕第三句和第四句集自韩愈《遣兴》诗:“断送一生惟有酒,寻思百计不如闲。莫忧世事兼身事,须著人间比梦间。”试将诗词对照,郑少微所集句子与韩愈诗歌不尽相同,莫砺锋先生认为郑少微词中“‘须看’之‘看’字,应正作‘著’字;‘须著’,犹言‘须把’也。”当然,不排除郑少微所集句子,有可能是韩愈诗歌异文的情况。下阕中“劝君更尽一杯酒”一句,集自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赢得浮生半日闲”一句,则集自唐代诗人李涉《题鹤林寺僧舍》一诗:“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只是郑少微把诗歌中的“又”字改成了“赢”字而已。

  需要说明的是,“劝君更尽一杯酒”频入集句,在创作中也有被囫囵套用的情况。王安石在《送吴显道南归》组诗之五中说:“劝君更尽一杯酒,明日路长山复山。”这是现在可考的“劝君更尽一杯酒”一句在创作中最早被套用的情形。王安石在送别朋友时劝他多喝一杯酒,因为别后天各一方,彼此再难见面。宋代释法熏在《偈颂一百三十三首》之七十二中说道:“独能岗上,慧日峰前。云月是同,溪山各异。正法眼,破沙盆。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全诗总共才八句,其中套用了“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两句,似乎得来全不费工夫。

  细细考察不难看出,“劝君更尽一杯酒”一句多被入于宴饮与送别集句中。一方面说明了这句诗深深契合人们的心理,引起了人们普遍的共鸣;另一方面也意味着这句诗成了宴饮与送别场合的经典,人们无法回避它的存在。韩愈说“惟陈言之务去”。但在自出机杼的创作相形见绌的情况下,人们往往会不由自主地奉行“拿来主义”。需要指出的是,在袭用时须确保整体大于各部分之和,使所集之作白璧无瑕,宛如新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