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亭:大可不必顶真的GDP增速

日前读到一篇“数字纠结症”的报道,又看了李克强总理在博鳌论坛上发表的主旨演讲词。他重申了在3月5日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表述,即今年全国GDP 预期增长7.5%左右。但随后进一步解读道:“既然是左右,就表明有一个上下幅度,无论经济增速比7.5%高一点,或低一点,只要能够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不出现较大波动,都属于在合理区间。”

和媒体对7.5%预期增速的过度关注比起来,总理的态度似乎更淡定一些。但对此,我还有三问。第一问,是现有的GDP数据靠谱吗?我有点不以为然。因为高估冒算的动力太强了,难免没有水分。譬如为了彰显为官一任的政绩啦,节能减排也好交代啦,如此等等。以至于今日得遇一位颇为成功的浙商对我说,GDP增速中有一半是假的。这么高的比例似乎匪夷所思,却也无从考证。但现在中央统计部门要调整地方的数据,上级统计部门要调整下级的数据,党政一把手要调整统计部门的数据,这一扭曲现象的本身,就说明统计法的“一纸空文”和数字本身的“不名一文”。

第二问,是政府有必要制定GDP预期指标吗?尽管这还是年年各级《政府工作报告》的固定程式,但我以为一笔勾销也无妨。全国人民会因此而意气消沉、提不起劲头来吗?或因此而失去目标、乱了方寸吗?我看都不会。GDP不能没有,评估研究少不了,决策时也要认真参考。但拿来作为预期目标,在各级干部眼中,客观上就会转化成“志在必得、务期必成”的奋斗目标,于是,弄虚作假就来了,生态文明也顾不上了。

第三问,是GDP真就这样关乎就业吗?说没有关系显然不对,但究竟是个什么关系?可谁也说不清。当初应对危机来袭作出的四万亿投资决策,领导人的主要出发点,还是唯恐出现大面积的失业。据说GDP一个百分点,对应的是一百万的新增就业,那一年八百万的新增劳动力,怎么也得“保8”才行。保就业毫无疑问是对的,但首先要把就业的底数摸清楚。在一个2.6亿农民工参与的城乡打通的就业市场上,光靠 “城镇登记失业率”这样一个过时、背气的数据来做决策,真好比“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另外,还要把当下的就业结构变化搞清楚了,在服务业已占到40%的产业结构下,光看制造业就业怎么能行呢?在大量存在柔性、灵活就业的情况下,光看刚性、固定就业又怎么能行呢?

总之,我的想法是,对GDP增速大可不必顶真,更不必在前述“不靠谱、没必要”的情况下为一个半个百分点的落差而纠结。就业倒是要在搞清楚底数的前提下牢牢盯住的,还有一个就是真正反映实际的物价总水平。


(作者为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学术委副主任、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