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毅刚:寻找浙江新空间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跨过了“吃穿”、越过了“住行”这些基本消费需求,加快向更加绿色、舒适、安全、智能发展的需求升级。因此,中国依然是这种产品和服务需求的最大消费国。

接近市场以及许多方面并不落后于发达国家的生产能力,将使得后发地区发现需求的能力更强,创新成本降低,创新机会大大增加。世界各国间的巨大技术差距被拉平了,无论是先发地区还是后发地区,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又一次站在同一个起点上。

No.2、商业模式的颠覆性创新有优势

所谓商业模式,就是发现机会,组合资源,通过适当方式来盈利的方法。

浙江是商业模式创新的重要策源地,从义乌小商品市场的更新换代,到阿里巴巴、生意宝等互联网交易市场的崛起繁荣,甚至浙江投资商人炒房、炒煤、炒矿、炒大蒜,都有商业模式创新的身影。

浙江民间资本充裕,企业市场意识强,企业家敢冒风险,机动灵活,这大大有利于抓住新时期快速变化的各种机遇。

在当前市场化改革深化、产能过剩、兼并重组加速、央企国企改革加快的深刻背景下,商业模式创新对传统经济模式正在形成一轮潜移默化的颠覆。

如何在政策合力、环境营造等方面鼓励和引导企业抓住难得机遇,通过有效的政策激励,引领企业专注做强实业、专注长远发展、防范风险,进行商业模式再造,在这方面,浙江大有可为。

No.3、新型业态的颠覆性创新有机会

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近两年呈现井喷发展势头的“互联网+”模式。今天,由于实时、低成本、泛在的互联网的加入,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面临来自互联网的巨大挑战。

在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支撑下,生产什么、生产多少、为谁生产的市场规律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传统意义上的行业界限被打破乃至消融,报纸上了网成了新媒体,金融上了网成了互联网金融……

虽然互联网本身不会创造GDP,但它引起的变化,不是1+1>2的变化,而是乘数级的变化。生产者、消费者的行为变了,盈利方式变了,生产方式变了,消费方式也变了,经济效率大大提高。

这无疑为传统行业量大面广的浙江企业转型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新的机会,也为新时期浙江启动新一轮增长,带来了趋势性的机遇。

(作者为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