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静君:培训养老护理员的"摇篮"该呵护了

去年10月,媒体报道的一则90后“宁波小娘”季容龄在第三届全国养老护理职业技能竞赛上获得一等奖的消息,激荡了宁波的养老服务行业,因为这是我市历史上首次问鼎养老护理的全国桂冠。“值得欣喜振奋,但同时也要看到,现在养老护理人员的极度缺失已成为社会难题。”在今年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宁波市计划生育协会秘书长傅静君将她的目光聚焦到了养老护理人员的“培训链”上。

“以前媒体一直报道企业‘招人难’,如果要拿它和养老院的‘招人难’相比,可能还是后者更严重。”傅静君委员说,养老护理人员的缺失,究其根本,还是专业养老护理培训机构的稀缺。目前全市没有专业进行养老护理培训的机构,仅有的几家拥有养老护理培训资质的机构均是通过家政培训、母婴培训等多种培训混合经营的模式存在。宁波大学女子学院是仅有的几家开展过养老护理培训的机构之一,但建院10年仅培训了养老护理人员300余人。

宁波已是中度老龄化城市。统计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我市60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118.7万,占户籍人口总数的20.5%。据预测,到2020年,我市老年人口将突破160万,约占户籍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我国民政系统有过统计,全国所需老年照护人才岗位为1000多万个,在现有从业人员之外,养老护理工作者缺口达到500万人以上。

敏感的民间资本有留意到这个缺口吗?“有是有的,但真正要付诸行动去抢占这个市场的却几乎没有。”傅静君委员说,据相关调研,民间资本举办养老培训机构运营成本过高。以宁波为例,注册市级养老护理培训机构,按规定必须保证300平方米的理论教学场地,并需配有实习场地和办公场地,教学及管理人员总数不应少于5人。计算一下房租、人员工资、运营费用、广告推广费用等,培训机构一年的运营成本少说也得80万元。按照目前对初级养老护理员的培训补贴500元/人计算,扣除相应税费缴纳,每年至少得培训2000人次才能基本保持盈亏平衡。

养老护理培训机构是专业养老护理员的“摇篮”,也是推动养老服务产业可持续性发展的重要环节,傅静君委员认为应大力扶持养老护理培训机构。为此,她建议,降低民办养老护理培训机构注册登记门槛,减轻民营资本办学负担;给予民办养老护理培训机构政策扶持,给予房租补贴及税收返还等优惠政策,按照完成的培训数量给予其一定额度的奖励,民政部门牵头进行养老护理培训的市场宣传,减轻民本机构的市场推广压力。

(作者系省政协委员、宁波市计划生育协会秘书长傅静君)

来源:宁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