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联:我省律师业发展之“短板”及对策建议

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律师行业的发展,要与经济社会发展的步调保持一致。总体来看,浙江律师工作发展态势良好,目前,全省有律师事务所1335家,律师17116人,万人律师比达3.03。广大律师在服务经济建设,促进公平正义,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也基本能够满足我省的现实需求。但不可否认,“短板”仍在,差距仍有,亟需我们充分重视。

短板一:律师的服务能力和水平,不能完全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法律服务需求

随着对外开放全方位深化,特别是“一带一路”等重大战略深入实施,无论是把境外资金、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等“引进来”,还是我们的企业装备、技术和服务等“走出去”,都需要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但当前我省却面临着能够办理新型、高端业务的律师人才缺乏的窘境。如在服务浙江企业“走出去”方面,懂经济、懂外语、懂国际规则并能够提供全程法律服务的律师不足百人。又如作为外向型经济大省的浙江,是遭遇反倾销、反补贴的重灾区,但能够办理此类案件的律师屈指可数。另一方面,人民群众法律意识的不断提高,遇事找法、解决问题靠法的认识越来越深入,但我省法律服务资源分布存在不均衡。基层特别是农村公共法律服务需求得不到满足,全省1/3的律师在杭州,超过1/2的律师在杭、宁、温等城市。2014年底,全省尚有11个县只有1家律所或律师人数不足10人。2015年,通过省司法厅、省律协的不懈努力,虽有70%“摘帽”,但问题仍然较为突出。

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主要原因有:一是有些党委、政府对律师业发展重视不够,没有把律师作为专业人才纳入整体培养框架,而“体制外”人才培养机制十分缺乏,导致律师无法得到系统、全面和专业的培训。二是多年来形成的律师业务“提成制”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律所的规模化、专业化,导致许多律所管理粗放,律师与律所之间依存度低,律师培养缺乏系统性,呈现“单打独斗”状态。三是行业管理力量薄弱,特别是市一级律协人手普遍不足,作用发挥得不够充分。四是城、乡“二元”结构以及政府对公共法律服务投入不足,导致基层、农村律师资源不足。

短板二:律师队伍职业道德、执业纪律有待进一步加强

近年来,我省律师队伍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律师诚信建设、职业操守、社会评价等问题仍然不容忽视。少数律师违反执业纪律的情况时有发生。2013年省市两级律师协会处分律师32人,2014年52人,2015年58人,逐年递增。律师违规违纪主要发生在违反会见规定、私自收案收费、向司法人员行贿、利益冲突和利用执业便利谋取当事人利益等方面。

这些问题的出现,既有律师思想政治建设不力,规范执业意识淡漠,片面追求经济效益,以及律所基础管理薄弱的原因,也存在着司法行政部门、律师协会在教育培训、日常监管、纪律惩戒与信息披露方面力度不够等因素。

短板三:律师的执业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

党的十八大以来,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执业环境改善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迎来了重大转机。但不可否认,这仍是律师工作的“短板”之一。造成这一“短板”的原因,既有对律师制度、律师职业的认识不到位,对律师工作有偏见和误解,也有传统文化对律师职业的不融合和司法制度设计上的先天不足,还有律师队伍自身建设的原因。

要补齐这个“短板”,既要着力解决当前突出问题,又要注重建立长效机制。

面对上述问题,建议如下:

一、更加重视律师队伍服务能力和水平的提升

(一)要加强律师队伍人才培养。对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法律服务人才培养,如跨国并购、国际投资、反倾销、反垄断等方面,各级财政应当给予经费支持。

(二)要全力推进我省正在开展的“三名工程”。通过开展“名所名品名律师”培育活动,培育一批综合业务能力强的规模所和业务特色鲜明的专业所,研发和提炼一批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法律服务产品和经典服务案例,培养一批讲政治、重操守、专业精、服务优的知名律师。

(三)要搭建平台,加强与经济部门、行业协会间的联系,不断拓展律师业务领域和范围,创新和改进法律服务方式,促进法律服务和社会经济发展深度融合。

(四)要加强对农村、基层公共法律服务的投入,发挥好律师在基本公共法律服务体系中的主体力量和专业优势。担任农村(社区)法律顾问的经费补贴应逐步提高。

二、更加重视加强律师队伍的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

(一)加强律师的思想政治建设,坚持“两个拥护”的从业基本要求,加强律师行业党的建设和律师职业道德、执业纪律建设,做到“政治上靠得住”、“操守上信得过”,真正成为法律之师、诚信之师。

(二)常抓不懈、警钟长鸣。坚持对每年的律师违规违纪案件进行实名通报,继续做好《违规违纪案例选编》汇编工作,以警示教育。加大公开和处分力度,敢于“亮剑”,发挥好省律协道德与纪律委员会在行业建设中的作用。

(三)加强机制建设,在分级出庭、律师执业评价过程中,加大诚信考核比重,增加律师违规违纪成本。

三、更加重视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和执业环境

(一)党政干部,特别是司法机关干部要提高对律师制度和律师职业性质的认识,明确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是保障司法人权、加强法治建设的重要内容。

(二)加快推进司法改革和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充分发挥律师在诉讼中的作用,进一步落实各级法院、检察院与司法行政部门和律师协会的联席会议制度,通过加强公、检、法、司与律协之间的良性互动,推进律师执业权保障工作机制化、常态化。

(三)增加律师在“两代表、一委员”中的人数和层级,增强律师的话语权和影响力。目前,我省律师中有各级人大、政协和党代表共351人,占律师总量的2.3%,规模虽大,但层级普遍不高。

(四)加强诉讼外律师执业环境的改善,如与工商、房管、银行等沟通协商,尽快形成关于律师调查取证权统一、规范的制度体系。同时,对律师事务所的征税能够享受现代服务业的优惠政策等。

(五)加强律师协会建设,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上敢于“举旗”,发挥律协在行业自律中应有的作用。

省政府参事:陈三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