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为民:关于我省高中段教育普职分流问题的调研报告

高中段教育普职分立是我国教育制度的一项重要设计。2002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大力推进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提出高中段“普职比大体相当”的政策,至今执行了15年。这一规定,一直是争论的热点,也是老百姓关心的焦点。为客观了解我省高中段教育普职结构适应发展需求的问题,省政府参事室组成专门调研组,赴省内杭州、温州、嘉兴和丽水及上海、江苏等地,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我省高中段教育普职结构现状

早在2000年,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要求高中段普职比保持1:1,此后执行至今。从2016年我省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看,我省高中段教育在校生总数为142.42万人,574所普通高中共76.56万人,340所中职学校共65.86万人,普职比为52.4:47.6。从财政对中职学生生均补助人数统计看,2016年我省中职(含技校)在校学生53.81万,另加成人中专在校生约2.09万人,合计约55.9万人,据此推算我省高中段在校生普职比实际约为60.7:39.3。

从江苏和上海的情况看,高中段教育普职比上海的统计数据为58:42,江苏的统计数据为52:48,但实际的中职占比要低得多。据上海、江苏介绍,他们的中职数均包括了对口支援省区招收的学生,特别是江苏省中职招生人数中还包含了20%以上的非应届初中毕业生。从全国的统计数据看,2010年高中段在校生普职比为52.2:47.8,2016年降至59.7:40.3,但实际的中职占比也要低于统计数。

二、我省高中段教育普职结构面临的突出矛盾

从全国的情况看,我省普职比例结构一直处于全国前五位,这一方面表明我省执行国家政策是到位的,另一方面也带来了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主要表现在:

(一)政策刚性与百姓愿望的矛盾。普职比“大体相当”的政策,是年度教育考核的重要指标,而且通过招生计划进一步增强了该指标的刚性。这一指标的刚性,制约了家长和学生的就学选择权和接受“适合教育”权。据我们问卷调查,80%以上的家长希望子女入读普高,75%以上的初中毕业生也希望入读普高。总的来看,现有的政策规定与老百姓的愿望有很大的差距。

(二)就业导向与实际需求的矛盾。国家规定中职教育以就业为导向,但实际情况远为复杂。首先,从教育本身看,中职教育是多元化、高投入的教育,办学条件远远高于普通高中,办出高质量的中职学校难度更大;第二,从就业导向看,中职教育与区域经济、就业需求密切相关,缺乏产业基础、产业集聚的地方,办好中职教育面临更大的困难;第 三,从成长规律看,目前的青少年心智成熟普遍较晚,过早就业容易导致发展后劲不足。总的来看,以就业为导向的中职教育还难以满足多样化的需求。

(三)产业升级与教育升级的矛盾。近几年来,浙江产业升级非常快,对劳动力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各地都反映高技能人才短缺。从现行的教育体制看,首先,中职教育培养目标的定位就是中初级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第二,受招生计划的限制,应用型本科招收中职毕业生每年比例不到2%,高职院校招收中职毕业生比例也只有30%左右;第三,应用型本科和高职院校招收中职毕业生的意愿不高,认为文化基础薄弱。总的来看,现行的相关制度安排导致教育升级跟不上产业升级。

三、调整优化我省高中段教育结构的建议

(一)正确把握普职比“大体相当”的政策含义,回归其弹性的本来意义,给地方更大的自主权。

国家规定普职比“大体相当”,仅限于高中段教育,没有明确的具体数值要求,应是一个动态的、弹性的概念。但因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将其列入考核内容后,考核的指标化使得“大体相当”被简单地设置成5:5或者5.5:4.5的指标。从本次调研的情况看,高中段教育结构布局受到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布局、文化传统以及自身教育基础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以经济发展水平为例,诸如江苏省苏南的职业教育发展要显著优于苏北地区,主要体现在职业学校建设、生源质量、学生就业出路及职教社会认可度等方面;从文化传统上看,诸如我省的温州市,“老板观念”根深蒂固,许多家长和学生认为职业教育就是替人打工的就业教育,整个温州地区的普职比相对较高;从自身教育基础上看,诸如丽水等欠发达地市,由于教育资源的短缺,其普通高中的教育资源难以承载更多的学生,呈现出中职比例大于普高比例的现象。鉴于此,应从实际出发,充分体现与地方发展实际相符合的具有地域性特征的高中段教育结构。具体建议:

1、动态把握高中段教育普职比“大体相当”,逐步提高普职比。

2、取消高中普职比考核指标,给市县更大的自主权,由地方各级政府根据区域经济社会教育的发展水平和教育、人才的需求状况,制定适合本地实际的高中段普职比和高中招生计划。

3、统筹考虑高中段教育与高等教育,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对不同层次技术技能人才需求变化,适度调整中高职培养规模,总体实现普职“大体相当”。

(二)完善制度机制,探索“结点分流”与“过程分流”相结合,给学生更多的选择权。

现行的以划定分数线分批录取的方法,给社会的感觉是通过行政手段将高中段学校和学生一次性区隔为两个群体,客观上造成了高低之分,使中职教育变相成为托底教育,强化了家长和社会对中职学校的不认同感,把进入中职学校读书视为一种无奈与被动地接受。家长还认为由于现在实行的是初中毕业一次性的“结点分流”,学生还未定型。初中毕业一次分流、被动接受,是造成学生和家长对普职分流不满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应完善制度机制,努力改变这种状况。

1、改革高中招生制度。取消普通高中最低分数线,实行同一平台、平行志愿、同时录取的方法,每位学生可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多所学校,在充分尊重学生意愿的前提下,从高分到低分录取,自然实现分流,使学校有公平竞争的制度保障,使学生在教育的选择权上有获得感。

2、开展“过程分流”试点,在高中阶段为学生提供再次选择的机会。推进高中段教育的横向沟通,通过课程衔接、学分转换,从制度设计上打通普通高中与中职学校的通道,实现有条件下的“普职互通”,改变仅允许普通高中学生转入中职学校的有失公平的现状。这既符合学生初、高中阶段成长发展规律,保障了学生对接受“适合的教育”的选择权,也可缓解家长和学生对分流政策的不满。

(三)加大普职融通力度,推进职业教育纵向贯通,进一步完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1、加大普职融通力度。普职融通原本是就中职教育角度而言,但从素质教育的角度看,对整个高中段教育具有普遍意义。当前的高中段教育中,中职学生文化基础薄弱与普通高中学生职业素养相对不足并存。因此,需通过深化教学改革,推进普职资源共享,实现普职融通,使有条件的普通高中学生可有选择的适当学习和了解职业教育的教学内容,使中职学生在坚持技术技能课程学习中适度增加文化课的学习,改变中职毕业生因文化基础薄弱影响升入高校学习和职业发展后劲的状况。无论高中段教育结构怎样发展变化,中职教育作为高中段教育的类型之一,需不断提高质量,做强品牌。

2、推进职业教育纵向贯通。进一步拓宽中职生的升学通道,扩大高职和应用性本科面向中职的招生规模。可借鉴上海的经验,通过中职与高职、中职与应用性本科贯通培养,构建起“中职-高职-应用本科-专业硕士”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为中职生提供一条可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的通道,从根本上解决中职教育“断头路”的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既可以满足学生和家长对接受高等教育的强烈需求,也可以进一步适应社会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既有利于拉动中职的生源和毕业生的质量的提升,又符合复合型的高技能人才需要贯通培养的实际。

(作者:省政府参事葛为民 叶再元 马力宏)

来源:省政府参事室

责任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