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业樑:健全完善股权投资机制,助力经济创新发展

作为扩大投资的重要力量,私募股权投资正在扮演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推手。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2016年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投资浙江项目731项,投资总额858.97亿人民币。今年上半年投资浙江项目达到379项,投资总额307.07亿元。无论去年还是上半年投资总额在全国排名都处在第三位(北京1915.58亿元、上海497.16亿元)。投资方向基本上以互联网、IT、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私募股权投资正在成为浙江经济发展新动能、新引擎。

一、浙江省私募股权投资发展特点

1、浙江已经成为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重要的募资地。浙江省作为民营经济发达地区,一方面有一大批大型民营企业,如阿里巴巴、万向集团、盾安环境等大型民营企业将部分自有资金进行投资。另一方面经济发展中产生一大批资金充裕的高净值个人。根据2016年胡润报告,浙江省只占全国4%的人口,而浙商在全国百富榜上占了15%,企业家数量大大超过中国其他省份。高净值个人财富增长也为股权投资提供主要的资金来源。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浙江私募股权各类(早期投资、创业投资、PE投资)投资基金完成募集63起,募集金额685.48亿元,占全国15.3%,排名全国第三。需要指出的是,全国其他省份募集的基金中也有很大份额来源于浙江。

2、私募股权投资成为浙江经济转型升级重要推手。近几年浙江互联网、IT产业始终是私募股权投资最为青睐的投资标的。今年上半年投资于互联网、IT产业投资案例发生148起,投资金额140亿元,占总投资额46%。其次,投资于机械、汽车、生物医疗、化工等先进制造业的投资案例发生77起,投资金额99.86亿元,占总投资33%。第三,投资于文化传媒、金融、电信等现代服务业的投资案例103起,投资金额54.4亿元,占总投资额的18%。与之呼应的是,2017年上半年浙江省规模以上信息经济核心产业、健康、高端装备产业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3.6%、9.8%和8.9%,增速快于规模以上工业。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9.8%,也远超一产、二产。

3、政府引导基金成为推动股权投资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近几年为促进我省股权投资和创新创业健康发展,浙江省政府、各市县纷纷设立产业引导基金。至2016年底,全省共设立产业引导基金1318亿元,实际到位617亿元,设立子基金354支,总规模为2285亿元通过子基金运作,仅一级放大撬动逾6倍以上的社会资本。同时政府通过引导基金优惠政策对股权投资基金设立给予更多支持。如政府在退出及分红方面对民间股权投资给予适当的让利鼓励政策措施。政府引导基金已成为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上最受欢迎的有限合伙人。

4、浙江省私募股权投资进入收获期。随着今年上半年IPO扩容政策的利好,浙江私募股权投资除早期投资外,纷纷进入收获期,上半年共发生142起退出案例,占全国退出案例的11%。大部分通过上市、并购、新三板挂牌退出。

二、我省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发展中存在问题

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截止至2017年上半年,总部位于浙江省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约3400家,管理资本规模达到7000亿元,其中总部在杭州的管理机构约2000家,占比59%,总部在宁波的管理机构约550家,占比16%。但真正从事早期投资、创业投资(VC)、股权投资(PE)的私募基金机构约1800家,占浙江整体投资机构数量的53%。其余多是财富管理、定向增发基金等管理机构。我省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机构数量在全国各省市排名位列前茅,但与北京、上海比较,差距甚远。存在的主要问题有:

1、投资项目不足是主要因素。今年上半年投资于我省的早期项目、VC 项目、PE项目总计379项,仅占全国总数8.6%,而同期北京是1288项,上海727项,深圳443项,其原因在于科技创新能力不足。我省大量项目科技含量少,同质化严重,有的项目甚至盈利模式不清。少量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优质项目成为投资机构争抢的稀缺资源,一股难求,定价估值普遍过高,增加投资风险。另一方面我省民间资金充裕,却找不到出路,大量资金依旧试图从房地产、二级市场的恶意炒作中获利。一些实力较强的基金投资公司,把目光投向美国硅谷、以色列等境外科技创新企业,但往往又受到政策管控制约。

2、适合初创企业生存环境和条件依然欠缺。对一个初创企业来说,人才、资金、市场、成本任何环节不畅都可能导致企业死亡。如初创企业普遍具有的轻资产、高风险、缺乏抵押物等特征,与当前商业银行信贷条件极不相容,资金供给不足是初创企业难以逾越的难关。

3、政府引导基金存在定位不清、评价体系不健全的问题。从总的情况看,我省政府引导基金运作比较规范,也已产生积极的投资效果。但由于对引导基金使用,缺乏全面的评价体系,导致实际运作过程政策导向不清晰、不明确,影响引导基金正确积极使用。如政府引导基金与社会资本合作过程中,往往过多考虑撬动社会资金倍数、考虑本地区域限制、考虑资金安全性,如要求私募股权投资公司5倍以上社会资本配套投资;要求基金投资本地区比例在50%或不低于引导基金的2倍;在让利及分红激励方面 政府倾向短期安全收回,时间越短,让利越大。尽管这些考虑动机没错,但这些要求与基金投资高风险、高收益、投资时间长(风险投资存续期一般在7-8年)和基金同股同权市场理念不相符。因此一些地方政府引导基金是建立了,却落实少,存在不敢投,不敢花的现象。甚至为了安全,热衷于参与投资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股票,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没有发挥政府引导基金应有的政策调节作用。

三、 几点建议

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是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组成部分,是直接投资服务于实体经济,未来发展空间巨大,也是金融改革、经济创新发展的主攻方向。针对我省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存在薄弱环节,提几点意见和建议:

1、加强基础学科研究。没有基础学科的突破,就没有原创性技术,我省在这方面应当更加重拳出击,加大力度。同时,整合国际国内科技资源和成果,形成我省科创项目供给中心和投资中心。积极发挥我省股权交易中心职能作用,支持股权交易中心从单纯关注股权交易转型到注重科技创新型企业孵化培育,以股权交易中心为展示平台,形成我省科技成果转化、投资项目供给平台。同时,加强政府引导基金规范管理,继续坚持“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原则,建立健全政府引导基金评价体系,引导社会资本向早期科创型项目投资。

2、大力发展建设孵化器/加速器。根据浙江科技企业孵化器协会统计,截至上半年,我省共有各类孵化器200余家,在孵企业8543家。我省孵化器多是政府主导,主要提供物理空间、基础设施和行政服务为主,孵化能力和质量上远远不能满足初创企业的要求。建议由政府单一投资扩展到政府、大学、研发机构、投资机构、大型企业独立或合作建立社会公益性或非公益性、盈利性孵化器。从简单提供物理空间转型到兼人才引进,技术培训指导,持股投资等提供全方位服务。

3、积极争取我省纳入投贷联动试点地区。经中国银监会、科技部、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全国5个地区、十家银行开展投贷联动试点。投贷联动是以“ 信贷投放”和“股权投资”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制度安排,由投资收益抵补信贷风险,实现科创企业信贷风险和收益的匹配,为科创企业提供持续资金支持。我省是全国最早开展投贷联动创新省份,已经积累一定实践与经验。由于缺乏制度安排,难以推广。浙商银行、杭州银行对开展投贷联动改革试点积极性很高,建议省政府尽快争取我省纳入投贷联动试点单位。

4、支持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在境外投资科创型企业。近几年,一些地方政府与股权投资基金公司联手,围绕高科技产业项目及科技人才,开展国际投资。通过股权为纽带,引进了一大批优质项目和人才。实践证明,这种境外投资与国家“走出去”的战略目标一致,与转移,抽逃资金完全不是一回事。但由于境外投资涉及面较广,现有法律法规以及管理上严重滞后,实际操作推进困难不少。建议按照国务院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制定《基金机构境外投资管理审批办法》,可在指定区域,选择符合“专业、实力强、管理规范”条件的基金管理公司,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展境外投资试点,试点成功后,再逐步推开。

来源:省政府参事室

责任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