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立军:民营经济创新发展的排头兵_浙江经济网

特邀委员陆立军教授对民营经济有深入的研究。他认为,民营企业在台州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主体性的推动作用,必须坚持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发展方向不动摇;台州民营经济依然具有比较优势,但也应看到不足与困难,坚定信心,明确主攻方向。他建议,台州民营经济要从发展模式创新、整体素质创新、微观主体创新入手,率先抢抓机遇、率先转型提升、率先走出困境。

台州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温台模式的发源地,经过30年的探索、实践和创新,而今成为浙江乃至全国民营企业数量最多、实力最强、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2008年下半年以来,在愈演愈烈的国际金融风暴中,台州民营企业、包括一些具有“旗舰”性质的大型企业受到的冲击甚大。省委确定台州作为以深化改革推进民营经济创新为核心的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市,既是对过去30年台州民营企业所作贡献的充分肯定,更是对民营企业未来发展所寄予的厚望。对台州民营经济创新发展,提三点建议。

一、坚持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发展方向不动摇

改革开放前,台州是浙江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之一。与全省其他地区相比,台州资源紧缺,国家投入少,区位优势不明显。改革开放30年来,台州走出了一条以“民营主导、政府推动”为主要特征的民营经济发展之路,全市现有27.6万多家民营企业,占企业总数的99%,创造了全市90%以上的生产总值,80%以上的就业岗位和70%以上的财政收入。台州已成为长三角16城市中人均收入位居前列的城市(2006-2008年分别位列第2、第2和第3位),涌现出钱江摩托、吉利汽车、海正药业、飞跃缝纫机、星星冷柜、双鹿空调、苏泊尔炊具等一批全国行业龙头企业和知名上市公司。

民营企业是台州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在全市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主体性的推动作用。在经济增长上,民营经济成为台州经济增长的主力,包括在GDP中所占的比重和在年增长率中所作的贡献;在增长均衡上,民营经济受市场约束较强,对行政性干预所容易导致的经济高涨和紧缩交替出现具有较大的淡化作用;在市场主体上,民营经济的发展初步确立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社会资本投资主体和社会财产占有主体地位,尤其是把广大农民培育成为创业主体和市场经营主体。具体而言:(1)民营经济不仅在台州经济增长中起着主要作用,而且对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稳定性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民营经济具有激励和创新的内在动力,分散、灵活的决策机制和风险分担机制,市场创新和技术进步的积极作用必然通过竞争,波及到整个经济系统;(2)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增强了台州国有经济改革的动力和压力,加快了国有企业改革与转型的步伐。民营企业的发展带来了激烈的市场竞争,促使国有企业走向市场、适应市场;民营经济参与国企改革,为国企的结构调整和资产重组提供了有利条件,重要企业由国有资本控股,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提高了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影响力和带动力;(3)民营经济对台州新农村建设发挥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它使工商企业进入农业,培育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推动农产品交易市场迅猛发展,拓宽了流通渠道;加快农产品标准化步伐,引领农民以商标为纽带开拓市场,以农业龙头企业争创著名商标带动品牌农业建设;(4)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台州市场经济的活跃与繁荣培育了最早的主体,促进了投资领域和要素配置领域的市场化改革,初步形成了有利于扩大民间投资的良好政策环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得到加强和深化,从而保持了体制机制上的比较优势;(5)民营企业率先“走出去”,成为台州经济开放型发展的重要诱因,也是实施“市外台州”战略的基本点。民营企业投资决策果断,工资分配、营销方式有很大的自主权,具有机制方面的优势;民营企业产权清晰,责任明确,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具有产权优势;民营企业在人力资源管理效能、生产资料的使用、历史包袱小等方面明显优于国营企业;民营企业对市场反映敏感,善于捕捉信息、把握机会,尤其是对国际市场上多品种、小批量、个性化需求的出口商品,表现出极大的灵活性和明显优势,并且规避市场风险的灵活程度高。因此,民营企业成为“走出去”发展的主体。

综上所述,民营经济在台州3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中发挥了主导力量的作用,今后必须继续坚持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发展方向不动摇,鼓励个人的自主创业;通过拓宽民营企业和自主创业者的市场准入领域、放宽市场准入条件、简化工商注册手续、加大融资扶持力度、加强行业发展引导、丰富信息服务内容,营造公平、公正、公开的良好市场环境;尤其要进一步破除民营企业进入金融、通信、交通、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现代服务业,以及科教文卫等社会领域的限制;鼓励依法合规的民间借贷、民间金融发展。

二、民营企业家要一分为二看待自己

既要看到自身的优势,坚定信心;又要看到不足与危机,保持冷静和清醒。

首先要坚信冬日里有暖阳,危机中蕴生机。当前出现的金融经济困难,是我国、我省、台州经济发展中周期性的调整,我们要坚定信心,难中求进,化危为机。虽然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全国经济快速发展和政策、观念的趋同化,台州民营企业原有的先发优势逐步弱化,但与全国其它经济比较发达的省、市相比,台州民营经济依然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1)体制和政策环境的优势。政府在发展民营经济的认识上“放胆”,在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的政策上“放宽”,在发展民营经济的比例和范围上“放开”,为台州民营企业的发展营造了良好的体制机制氛围,促使台州民营经济持续呈现大发展、大提高的态势。(2)市场机制、体系相对完善的优势。改革开放以来台州率先建设与生产力发展水平和区域经济特点相适应的市场体系,市场机制得到充分发育,商品市场空前发达,生产要素市场迅速成长,市场体系日益完善,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了基础性作用,促进了生产要素的大流动、大重组。市场体系的较早发育和相对完善,深刻地调整了资源配置方式和产业组织形式,极大地提高了台州民营企业和产业群体在市场上的竞争活力和比较优势。当前的金融危机既给我们带来了压力,也为我们提供了诸多扩展机会。发达国家制造业在遭受金融危机的重创后,势必加速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这为台州民营企业的转型升级带来了历史性的契机;欧、美、日经济陷入困境,将迫使国际金融资本寻找新的目标市场和投资机会,这为台州民营企业吸引和利用全球资本创造了有利条件;金融危机使得国际市场资源产品价格暴跌,这不仅降低了台州民营企业的生产成本,而且也为突破生产要素瓶颈的制约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其次,我们对自身发展中存在的不足与面临的困难必须有清醒的认识。(1)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市场竞争力较弱。企业的技术创新速度不快,新产品开发能力不足,产品的科技含量不够高。产业发展具有明显的“加工型”特征,资源和市场“两头在外”。产业集群内的许多企业精于中间加工环节,往往受到上下游两端的挤压,利润微薄。同时,许多中小企业缺乏应对上游原材料价格变动和自建营销网络的能力。(2)企业经营水平亟待提高。台州民营经济总体规模巨大,但大部分企业个体规模仍较小,企业实力和利用外部资源的能力比较薄弱。许多企业精于采购原材料——组织生产——出运——交货——结算,缺乏分拨、物流、销售、售后服务、品牌推广等一系列增值环节的运作能力,丰厚的渠道利润和品牌利润都被进口商、批发商占有。(3)国际知名品牌企业依然较少。尽管台州已培育了一批行业和国内知名品牌企业,但仍缺少具有广泛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国际知名品牌企业。许多企业依赖外来定单生产,走贴牌生产道路,经营模式以“跑量”为主,赚取微薄的加工费。面对上述不足和困难,企业要对自身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态势进行全面、深入的分析和评估,明确主攻方向。

三、民营经济要实现三个创新

民营经济高度发达的台州,由于广大民营企业对市场动态变化的敏感性,预先感知了发展困境,率先遇坎,也必将率先抢抓机遇、率先转型提升、率先走出困境。为此,须从如下三方面入手:

1、发展模式创新

要按照省委“创新强省”战略提出的有关要求,依靠创新尤其是企业的自主创新,推动台州经济向以市场化、信息化、城市化、国际化为主要内容,以创新为根本动力的创新驱动型发展模式转变。同时,加快由初级市场经济体制向现代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由传统产业向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转变,由工业化主导向由城市、城区经济主导转变,由国内经济活动为主向全面参与国际市场转变。

要破除行业分割问题和阻碍产业链协作的各种因素,推进产业集群、专业市场与电子商务、现代物流、会展经济的联动。尤其是要推进产业集群与专业市场联动发展。台州的产业集群特色鲜明、专业市场繁荣发达,两者联动,可以利用产业集群的供给积聚效应所带来的商品多品种、低价格优势,使专业市场的交易规模不断扩大,交易效率不断提高;同时借助专业市场的需求集聚效应,使产业集群的产品需求不断增长,规模不断扩张,产业链不断延伸。为此,一方面要进一步发挥专业市场作为产业集群企业的原材料和产品交易中心、物流配送中心、信息集散中心、品牌展示中心的作用;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发挥产业集群为专业市场提供产业支撑、创造竞争优势的作用。当然,不仅要推进台州的专业市场与产业集群联动,还应促进台州的专业市场与国内外相关产业集群联动,推进台州的产业集群与国内外相关专业市场联动。

2、整体素质创新

加快推进台州民营企业建立以完善的企业法人制度为基础,以有限责任制度为保证,以公司企业为主要形式,以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为条件的现代企业制度。利用全省党校系统、高等学校等教育、培训资源,由市、县两级政府按比例出资,定期对全市民营企业主开展营销管理培训。以大型企业集团为龙头,引导其采取生产分包、战略联盟、技术合作、组建虚拟企业等形式,带动一批配套型的中小企业发展。与此同时,发挥小企业机制灵活,适应现代社会消费需求个性化、多样化的特点,推进专业化分工协作,培育更多“小而专”、“小而精”、“小而特”的品牌企业,从而形成大、中、小企业共生共荣的产业组织结构。

广大民营企业必须改变依靠低价位、低成本的市场竞争方式,增强品牌意识,加大品牌创建投入,依靠品牌武器,在自主知识产权层面上与国内外其它企业展开竞争。必须加大创新投入和产学研协作力度,通过共同研究、技术指导、技术培训、成果转让、购买专利、委托开发、委托培养、共建研发机构或创新中心、科技型实体等多种途径,获得稳定有效的技术创新支持,将推动企业持续发展的动力从资源要素的高投入转变到依靠技术、人力、机制、管理等的创新上来。

3、微观主体创新

广大民营企业要充分利用经济低迷时期生产资料价格较低、银行业需要寻求新的有效投资热点,原有生产设备部分闲置等因素,抓紧时机开展大规模固定资产更新,以实现生产设备的更新换代和技术水平、产业层次的升级。利用金融危机降低跨国并购的经济性和政治性风险的良好机遇,以及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有利条件,积极主动到境外投资建设生产基地、营销网络等,以规避贸易壁垒和摩擦,缩短与终端客户的距离,截取丰厚的渠道利润。利用金融危机迫使一些国际知名大企业纷纷裁员的有利时机,大力引进“转型升级”所急需的高层次、创新型人才。积极制定企业管理、技术、营销人员前往国内外知名院校、企业进修、学习的计划,以与高等院校联合办学为主要形式,开办现代企业管理培训班,同时不定期举办专业性讲座,邀请知名专家和著名学者讲授最新的管理、营销理论,从更高层次上提高民营企业家的管理水平。进一步推行技术入股等新的分配方式,建立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分配制度,充分调动管理、技术、营销人才的积极性。

来源:台州决策咨询网

责任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