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的男主潘粤明这么会画画你知道吗?

潘粤明火了。这一次是因为《白夜追凶》。

上一次他被关注,要追溯到5年前——他与前妻董洁的离婚风波。

我们都很好奇,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现在的潘粤明是真忙,媒体想约上采访,都得排队。

10月中旬在北京,我们终于见到了他。

这位曾经顺风顺水的小鲜肉,经历了一场离婚风波之后,演艺事业陷入谷底;

如今成了“大叔”,他又凭借一部口碑炸裂的网剧,卷土重来,翻身爆红。

即便是在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娱乐圈,潘粤明的经历也足够跌宕起伏,充满戏剧性。

《白夜追凶》的豆瓣评分现在依然是坚挺的9.0,国产剧年度第一。

就连高晓松也在微博里为它疯狂打call:“看了八集《白夜追凶》,国产剧拍出了HBO的品相。”

被夸得最多的还是主演潘粤明的演技。

他一人分饰两角,有时候是沉稳内敛的哥哥关宏峰,有时候是活泼外向的弟弟关宏宇。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样的戏演得过瘾。

他是天生的演员。

20多岁的潘粤明,翩翩少年,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当红小鲜肉。

还没进入演艺圈,潘粤明就已经参演过十多部儿童剧,还在94版《三国演义》中扮演吴景帝孙休。

他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影视制作专业,并非演员科班出身。

然而刚刚出道,还是拿了不少奖。

出演第一部电影《非常夏日》,拿下第七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

第二部电影,与袁泉合作的《蓝色爱情》,提名金鸡百花奖最佳男演员。

但是我记住潘粤明其实是因为小时候看过的两部偶像剧——《青春出动》和《青春的童话》。

那个年代的偶像剧,都是这么直白,名字里都得带“青春”两个字。

放在今天来看,阵容也是相当大牌了。《青春出动》里有范冰冰、李冰冰、任泉。

在《青春的童话》里和潘粤明组CP的是李小璐。

如今再看,当年的“小花”、“小鲜肉”已物是人非,让人唏嘘不已。

提起那个年代,潘粤明对自己的评价是:“那会就觉得比较满足,有时候也不太懂得珍惜,慢慢的资源就少了,这也是对不成熟的一种惩罚。”

后来的几年,潘粤明一直是霸屏央视的男主角,比如和赵薇合作主演的《京华烟云》、跟刘涛一起演的《白蛇传》,这些热播的电视剧把他送上事业巅峰。

与此同时,他还收获了爱情。他与董洁出演电视剧《红衣坊》,因戏生情。金童玉女,结为夫妻,成为了一段佳话。

只是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2012年,两人传出婚变,先是董洁工作室发声明,说潘粤明嗜赌成性,毁了婚姻。

一天后潘粤明发出律师函,将董洁的经纪人告上法庭,最终经纪人被判致歉潘粤明。

之后,董洁被拍到了那张出轨王大治的照片,舆论才开始偏向了潘粤明。

这成了当年娱乐圈最大的狗血,总之是两败俱伤。

他在接受凤凰网的专访时回忆:“我在家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只觉得那个空间很压抑,你想透口气,但是又找不到出口。”

“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儿,太拧巴了。就觉得好好的一个家,怎么能这样呢?”

风波之后,潘粤明的人气也一落千丈。他很快就被喜新厌旧的观众遗忘了。

“消失”的这几年,潘粤明其实并没有闲着。2013年他一口气演了三部电影,后来又演了不少话剧。

“之前演演话剧关注度没有那么高,但是我挺快乐的,虽然挣钱少,但我对舞台有个新的认识。”

真正重新回到的大众的视野,是因为去年的《跨界歌王》。

潘粤明骨子里其实是个摇滚青年。“我就是大直嗓子,小时候就爱听摇滚乐。中国摇滚也听,外国摇滚也听。”

他在节目里的最后一首歌选择了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

他用红布蒙上眼睛,在舞台上,唱着:“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这也成了他在媒体面前对个人生活的最后一次剖白。

去年四月,董洁带着儿子顶顶参加综艺《妈妈是超人》。

节目里,董洁被问到如果顶顶问她爸爸在哪儿她会如何应对。

董洁回答:“我们都要接受现实,我也要接受现实,顶顶也要接受现实,谁也没办法改变命运。”

晚上12点,潘粤明在微博隔空回应:“真要接受现实,敢不敢把真相讲出来……”

似乎这一切都没有平息。深爱过的人,还是让彼此狼狈不堪。

这些往事,潘粤明都不愿再提。

后来记者也试着窥探他的感情世界,他的回答总是:“都翻篇了“,“我不介意聊,但我不想聊,我只想聊未来。”

这些刻骨铭心的经历,舞台的积淀,都被刻在了他的表演里,等待一个爆发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

潘粤明终于在《白夜追凶》里证明了自己的演技。蛰伏多年,我们看到的是他的蜕变。

这个戏,他不仅要同时扮演双胞胎兄弟。

还有更复杂的,弟弟扮演的哥哥,以及哥哥扮演的弟弟。

因为哥哥有黑暗恐惧症,需要弟弟夜晚代替他去办案。弟弟没那么专业,还得模仿哥哥,故作深沉,也有穿帮闹笑话的时候。

表演层次相当丰富,非常考验演员。

可以说潘粤明一人分饰四角,撑起了整部戏。

网上一片好评。全是赞扬潘粤明演技炸裂。

这恰恰是生活的历练,让他重生。

他说:“你真正经历过的东西,它是走心的。”这一次,潘粤明演两兄弟,是走了心。

“每一步的吃亏,每一步被别人的排斥,可能都注定了你的改变,也会影响你创作的角色。”在我们的采访里,他这样总结。

就像章子怡在《演员的诞生》里说的那样:“演员这个职业应该得到敬畏,因为他们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情绪、身体、心灵全部奉献给一个毫无关系的角色。”

除了收获口碑之外,潘粤明又再度尝到了走红的滋味。

《白夜追凶》之后,新媒体指数排行榜中,潘粤明同鹿晗、杨幂等人一同位列前十。

出道20多年,潘粤明第一次被粉丝接机,他一度捂着胸口,表示感激。

“有一阵子,我真的,就是心里特别暖。就觉得自己只是拍了一个戏,都播完了还这么热情。我小鲜肉时候也没人接过机。”

整个9月、10月,潘粤明的通告都被排得满满当当,想要挤出一个采访都十分困难。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说,从来没这么忙过。

我们也在10月中旬,在反复的沟通和协调中,获得了一个专访的机会。

采访中,潘粤明很真诚,还是像一个翩翩少年,骨子里透着北京人的贫和逗。

聊两句,又能感受到经历过风波后的淡然,像一个看透世事的中年人,当然,并不油腻。

他其实并不太关心网络,对豆瓣评分也不了解,播《白夜追凶》之前才下了豆瓣。

他很念旧,喜欢录音机、磁带,这些过去的小物件。

“现在如果有时间我还听磁带,它有一种怀旧的感觉,那个倒带子的声音,挺好的。”

他觉得其实自己这些年并没有改变,喜欢踏实的日子。

《白夜追凶》的男主潘粤明这么会画画你知道吗?

《白夜追凶》的男主潘粤明这么会画画你知道吗?

《白夜追凶》的男主潘粤明这么会画画你知道吗?

潘粤明的书画

他说自己越来越像父亲,爱上了书法。

不拍戏的时候就爱写字画画。

拍戏的间隙他还会坚持画画,杀青的时候把画好的扇面送给朋友。

聊起娱乐圈的起起伏伏,他自己倒是看得通透:

“我觉得这个娱乐圈就跟一个波涛汹涌的大海似的,每个演员用的什么航行工具可能都不一样。“

“有的可能是快艇,有的人帆船,有的人竹筏,有的人就在救生圈上,也可能会有别的生物袭击你,你撞了别人的船,大家起起伏伏的,很正常的事情。”

我问他:“那你用的是什么工具?”

他的回答挺逗趣:“我是哥哥和弟弟,有船,也有潜水的,不一样。”

现在的潘粤明看得挺开。

观众们说他胖了,变大叔了。他也不介意。

他说自己从来就不是偶像。胖是因为吃宵夜吃太多,还调侃自己“都胖出画了”。

影评人钱德勒看过《白夜追凶》之后,对潘粤明有一句精辟的评价:

“白衣少年陷入声名狼藉,成为公众的笑柄,他连这好皮囊也毁掉之后,最终,我们看到他的心。”

我问他,听到这句评价有什么想法,他很聪明地绕开了话题,只是笑着说:“我会把我的好皮囊再捡回来的。”

来源:一条

责任编辑:林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