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展览展会信息,书画展览展会推荐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拼音排序):

鲍贤杰、柴小华、陈超、陈丹阳、陈峰、干子刚、葛晓弘、海焱、林海勇+里非彐、楼怡兰、潘沁、单昊、邵伟飞、盛都、孙龙、孙周、王炳根+陈小霞、王琛、魏惠东、吴方洲、西页、徐瑜、叶长春、张聪、张乐平、郑川、周枫



——思考之后还是思考

韩利诚

本土当代艺术展已进入第四回,这是宁波当代艺术学会的坚持,也是当代艺术在时空上不断扩张的印记。本次参展的不仅有前几届的大咖,更有刚入盟的新秀。从这些作品考察,特别是将之置于三届纵向的演进路线,本届的作品无论从表现技巧还是形式,或是表达的观点都呈多元多样气象。至此,已无法给宁波的当代艺术群体和当代艺术创作进行挑刺式的批判。我只是想以台湾著名艺术理论家高千惠的一段文字来续写我这篇序言的主张和要义。

“亚洲现代艺术的发生,与西方现代艺术的发生背景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然而,西方当代艺术的发生,也与东方或其他异文化的对话有关。‘形式交流’与‘样态挪用’使各地艺术已失去原典的维持。从有丝绸之路开始,欧亚艺术便处于平行交流状态,文物和品味的模拟,使北亚、中亚和西亚的艺术,出现最早期的文化国际化现象。”新近与本馆进驻艺术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国际艺术联盟副主席、秘书长安妮·珀尔尼(Anne Pourny)女士交流本馆展览之当代艺术(艺术的纽带·宁波——中日当代艺术展、纸、板、拼贴……法国阿韦龙省当代艺术展、存在——宁波第三届国际当代艺术展和弧度——宁波(国际)当代新青年艺术邀请展四个展览)与欧洲(法国)时下当代艺术之间的面貌与距离之差。安妮·珀尔尼(Anne Pourny)女士毫不讳言,非常肯定这些展览“与法国的当代艺术无甚差别”。我为我馆的水准感到欣喜。同时她又指出“这些当代艺术作品与世界其他当代艺术作品一样,它们的价值要等至少二十年后才可见分晓。”我点赞她的观点。她是在法国首次举办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展的策展人兼艺术家,当年的赵无极先生也认真参与了那次展出。但当时的赵先生并不是后来名震世界的赵无极。参加她那次展览的画家十几年二十年后确实有名噪一方的,作品确实有创天价的。看来当代艺术的确需要时间的检验与许可。

“文化国际化”让我馆精心组织的展览具有了国际的可比性,更主要的是让我们的左邻右舍都能在自己的城市,通过步行或骑单车就能感受到“世界的艺术风光”。但是,当读到台湾艺术理论家高千惠对土耳其伊斯坦丁堡现代艺术种种文化根源的痕迹之“假设”论,我顿感我们本土的当代艺术需要击进的领域还有不少。

“如果你带着希腊神话的记忆旅行,你会发现博斯普鲁斯在希腊文是“牛渡”的意思。那是宙斯变成一头公牛,驮着欧罗巴游到克里特岛的路线;也是被天后希拉变成白色母牛的爱欧,被牛虻叮着,横渡过爱琴海,逃窜的路线……如果你带着十字军和伊斯兰的争战记忆旅行,你会发现郊区圣母院和圣索菲亚还有一些拜占庭的宗教镶嵌画,它们留下不同宗教硬体与软体的并存可能。”种种“假设”都在叙述或描述著名的欧亚桥头堡都市伊斯坦丁堡现代艺术的历史层续和文化存在。而这种地域“存在”之丰厚,正使它的“现代性”具有了鲜明的国际版式。而宁波是什么?历史方位和地理经纬在哪里?面对本届艺术,思考之后还是思考。

2017年6月27日夜

来源:宁波美术馆

责任编辑:吴三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