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我们站在一个行业改革的起点上

滴滴出行是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之一,也是一只“超级独角兽”。作为中国新一代创新型企业的代表之一,如何看待自身的快速成长?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这只“超级独角兽”有怎样的新战略?记者带着一系列问题,采访了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

“过去五年的变化超过了之前的五十年”

问:当前,中国正大力发展新经济、寻找新动能,“独角兽”在其中能扮演怎样的角色?

答:工业时代我们的交通学习欧洲、日本的先进经验,互联网时代我们有机会弯道超车。过去五年发生的变化超过了之前的五十年,如果你离开中国五年,去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再回来,你会发现你完全跟不上了。这些变化,更多是由市场和独角兽企业发起,自下而上,让人意想不到,是一种突破式创新。

“中国充满变化,中国在引领变化”

问:作为“超级独角兽”,滴滴有哪些成长心得?

答:首先要感恩。滴滴成立才五年时间,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7岁。不是每个国家都有年轻企业批量产生、快速成长。如果我在欧洲、日本,可能只能去大企业打工,但在中国还是有机会通过创业改变一切。中国充满变化,中国在引领变化。只有变化,年轻企业才有机会,年轻人才有机会。

当然挑战也很大,需要不断创新,因为解决问题的难度在不断加大,中国一个城市比如北京每天就有一两百万笔交易,是整个纽约的五倍,所以需要创造性地解决问题,技术深度和技术要求远远超过全球其他地方。同时,滴滴也在积极发展国际化业务,滴滴在全世界前五大移动出行平台都有投资,滴滴希望把自身在中国的产品创新和技术积累的成果、经验输出到国外。

“通过互联网连通所有的交通工具”

问:如何看行业发展所处的阶段?

答:还是很早期。打车软件诞生也只有不到五年时间,专快车也只发展了两年时间,顺风车、共享单车和小巴还在酝酿更多创新,我们站在一个行业改革的起点上,我们很兴奋。滴滴的使命是让出行更美好,希望可以通过互联网连通所有的交通工具,提高整个城市的出行效率。下一个五到十年,我们将看到一场共享出行和智慧交通革命,这场产业革命现在只是开始。

智能驾驶技术:“未来会大规模普及”

问:未来会是怎样的交通出行方式?

答:中国很多城市汽车每年大量增加,但道路增加有限,不可避免走向拥堵。未来城市需要新的解决方案,在我们看来就是共享交通。今天滴滴这种“互联网+交通”的平台只是第一步,智能驾驶技术在未来十年一定会成熟,实现商业化、完善政策法规还需要时间,但在我们有生之年会大规模普及。滴滴希望变成汽车运营商,希望能够从最大的出行平台变成世界级的科技公司,推动未来五到十年交通和汽车产业的变革。

新业务:“支持它而不是杀死它”

问:滴滴的子公司和投资的生态企业已经多达20家,会不会向更多方向延伸?

答:之前滴滴自己做业务比较多,所以外面看滴滴比较凶狠,一直在激烈竞争中不断融资,不断开辟新业务线。去年滴滴收购优步中国是一个里程碑,滴滴未来会更开放。基本原则是,如果有团队已经做得很好,我们就支持它,而不是杀死它;如果没有人做,滴滴就应该投入,进行创新。比如共享单车发展很快,滴滴就愿意尽所能帮助这个领域成长。

“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了,接下来要去打客场”

问:国际化是否是当前中国互联网企业必然的方向?

答:中国互联网公司会率先走向国际化。就像工业时代后期“MadeinChina”走向世界一样,互联网时代中国也会的。有两个主要因素,一是综合实力,中国垂直领域互联网公司的综合实力和美国公司差距越来越小,很多地方旗鼓相当。二是时机,中国现在更多的创新不再是复制美国模式,比如共享单车,我相信美国一定有创业者会模仿我们的模式。国际化是滴滴的重点战略,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了,接下来要去打客场。

“只有上半场拿到门票的才有机会进入下半场”

问:现在很多人说进入了互联网发展的下半场,您怎么看待这个发展趋势?

答:互联网上半场就是连接,就是连接所有的人和信息,当信息不对称被消除以后,产业链就会被重构,就会有巨大的平台出现。互联网下半场其实是人工智能的天下。在我看来只有上半场拿到门票的才有机会进入下半场,因为人工智能的核心并不是算法有多少独特性,或者说云计算能力的稀缺性,我认为真正的核心是数据。只有上半场的平台有机会拿到数据,所以滴滴很幸运,我觉得我们是上半场最后几个抓住车票机会的。上半场的门在缓缓关上,下半场的门在打开。

“我们的团队要勇敢坚决地走出去”

问:未来国际化有哪些挑战?

答:当然有很多挑战。还没有太多中国互联网公司有特别成功的经验,特别这种O2O线下部分比较“重”的,我们也在摸索。但是我觉得,哪怕最终倒下也会获得一些有价值的经验,对未来中国公司国际化也是有帮助的。所以我们的团队要勇敢坚决地走出去,希望不仅仅是网约车,代驾、顺风车、小巴都可以走出去。

“互联网不是早期的开荒时代了”

问:70%的独角兽企业背后都有BAT的身影,您怎么看?

答:还是要认清现实,互联网已经不是早期的开荒时代了,那时只要自己做得好就行,互联网已经进入“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的时代。创业者要做BAT不擅长的事情,当然一般都是比较艰苦的事情。要抓住时机,善于合作。滴滴发展过程当中,阿里、腾讯、百度都帮了滴滴,所以如果能够有合适的策略,是可以借上力的。滴滴有今天因为背后有三个引擎,就跟火箭背后有三个喷射器一样,也许我们能跑得更快一点。

“有时候我们去当司机”

问:您和司机们有过互动吗?

答: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经常打车时司机给我讲一些开心的事情,我就会很欣慰。有时候我们要去当司机,去体会司机的艰辛。高管要求每个月不管用什么产品,要接大概五六个乘客,挣一百块钱。我不会开车,所以每次都是公司CTO(首席技术官)、负责产品的VP(副总裁)拉我们一起开车。跟乘客沟通过程中我都会很有成就感,他们讲到这几年共享出行对生活的改变,让我觉得很开心。

“让司机有职业尊严,帮助司机提高收入”

问:如何看待出行这个行业的从业者?

答:今天实际上滴滴服务得还不够好,发展太快了,还没来得及建设一个特别良好的司机生态。我觉得滴滴应该有义务去服务好司机,能够让司机为这份工作感到骄傲。所以我特别希望在未来几年时间里,能够让司机有职业尊严,帮助司机提高收入。这个领域应该逐步放开市场,让提供优质服务的人变成这个领域的中坚力量。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慕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