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复读”: 一半理想一半现实

今年高考578分的李旭然(化名)只想上中山大学,虽然分数比广东省文科一本线高出了58分,却未能如愿;一个月后,她走进了复读班。据多所复读机构反映,复读生以没能考上本科或者是未能考上重本的学生为主,但分数达到一本还选择复读的学生比例正在逐年增加。

高考录取接近尾声,考生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于那些高考成绩不够理想的考生来说,是将就一下、凑合一下选择一个不太满意的高校就读,还是给自己一个从头再来、重新出发的机会?“高分复读生拼名校”越来越多,显然是对当下社会变迁尤其是市场化的一种回应与策略。

作为一名昔日的复读生,笔者对“复读机遇与风险并存”这句话感同身受。十二年前,笔者走进了一所复读学校,在那里度过了迄今为止最充实的一段时光。第二年高考结束,几位“高分复读生拼名校”有的成功考取了武汉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好学校”,也有同学马失前蹄,高考成绩比上一年少了数十分。

“高分复读生拼名校”既有追逐梦想的因素,也和坚硬现实的挤压密不可分。在就业市场,用人单位对“好学校”的学生另眼相看,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找到好工作;“读的学校越好,找的工作越好”,不可避免会驱使和鞭策考生身不由己地争取名校的入场券。在一个盛行符号互动的时代里,“名校毕业”是一个很好的符号资本,让年轻人在就业、社交、婚恋等诸多领域享受便利,这也是很多考生拼命考名校的原因。

高等教育作为纵向社会流动的重要渠道,承载着全社会对“读书有用论”与“知识改变命运”的文化认同与价值追求。就读什么层次的大学,不仅关系到教育分层,还会直接影响到将来的社会分层。为了给将来争取一个好的前程,一些高分复读生宁可多承受一年的辛苦与磨难,也不愿意“将来的自己后悔”。

社会评价的片面化和社会流动渠道的单一化,不断放大了名校的符号价值。不同的社会阶层生存生态存在着鲜明反差,让“争上游”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心态;“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普通人,通过就读名校成为拥有文化资本的知识精英,成为向上社会流动最直接也最有效的路径。在一个崇尚财富与社会资本的时代里,那些通过辛勤劳动而获得的平凡生活却不被认为是成功的;这种混沌、扭曲的评价标准,让人们对名校趋之若鹜——名校符号效应的温度,会直接影响着复读的热度。

原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曾说,“教育者,非为已往,非为现在,而为将来”。“高分复读生拼名校”并没有原罪,那种“非哪所学校不读”的倔强与执拗却没有必要,考生也要进行清醒的自我调适,重新发现和认识自己,通过努力梦想成真。

来源:凤凰评论

责任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