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退出“伊核协议”,特朗普为何频“退群”

威胁退出“伊核协议”,特朗普为何频“退群”

高举“美国优先”旗帜,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有个特点:一言不合就“退群”。

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仅过了一天,10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拒绝向国会证实伊朗遵守了伊朗核协议,并称将制裁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他还说,如果美国国会和盟友不同意加强伊核协议,美国将退出这一协议。

特朗普退的这些“群”,在美国国内都有不小的争议,分歧最大的要数“伊核协议”。

特朗普的“任性”其实是坚定不移地贯彻了自己所代表的路线。按照特朗普和共和党内部美国保守势力的说法,“伊核协议”不仅没有制止伊朗发展核武器,反而成为伊朗发展核武器的掩护。

但“伊核协议”也是美国目前能达成的解决伊核问题的最佳方案。按照某些人士的推算,按照协议达成前的水平,伊朗可能仅需一年的时间就可以研制出核武器,“协议”中规定伊朗要放弃高丰度核燃料,实际上是以拿走核武器原材料的方式“冻结”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可能。

伊朗方面当然也清楚这一结果,但严厉的制裁措施已经使伊朗经济遭受重创。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自2012年起能源出口和金融遭到制裁以来至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伊朗的国内生产总值按照现价美元计算缩水了20%以上,人均GDP更是缩水1/3以上。

伊朗是个经济外向性强的国家,国民对经济状况还是比较敏感的。制裁出台仅一年,2013年温和保守派的哈桑·鲁哈尼就在选举中胜出,上台当年即与奥巴马政府展开外交接触,谈判“核协议”,目的只有一个,先谋求经济发展,核武器的事可以放放再说。

“伊核协议”最终解除了对伊朗的能源制裁和部分金融制裁,伊朗能源出口快速恢复,宏观经济逐渐企稳。

由此可见,“伊核协议”对于美伊双方,都没“吃亏”,符合美伊两国利益,也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安定。美国不该贸然退出这一协议。

在美国社会矛盾复杂尖锐的大背景下,特朗普的胜出是美国社会撕裂的产物,决定了他的执政突出代表了保守主义势力基本盘的主张。这种主张,本质上是反对现有全球治理体系的。威胁退出“伊核协议”,包括此前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TPP等,都是这一主张下的产物。

按照特朗普13日的说法,要由国会决定是否恢复此前针对伊核问题实施的制裁,但他自己已要求财政部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实施制裁,最终制裁的强弱将直接影响伊朗经济和政治晴雨。特朗普的这一做法,已经将美伊关系放在了火上。如果美国最终真的退出“伊核协议”,将对中东和平稳定带来巨大负面影响。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