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华哥说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余光中《当我死时》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2017年12月14日上午10时

余光中先生去世于台湾高雄

带着他的才华和遗憾离去

恰在南京大屠杀80年祭的次日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他的乡愁源于南京,六朝烟雨的金陵

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

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

——余光中《春天,遂想起》

那是他再也回不去的江南

1928年重阳节,余光中生于南京

父亲福建永春人,母亲是江苏武进人

但余光中的根在南京,他说自己是“茱萸的孩子”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八十年前的炮火将他逐走

石头城陷落之前一路流亡

从越南到云贵入蜀投奔陪都任公职的父亲

在四川,余光中接受了传统吟诵教育

古诗词和吟诵伴随了他一生

每逢独处寂寞,例如异国的风如雪夜,

或是高速长途独自驾车,便纵情朗吟

——余光中《自豪与自幸》

19岁时重回南京,入读金陵大学外语系

1949年跟随父母去香港,再去台湾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1954年与覃子豪、钟鼎文等创办蓝星诗社

彼时诗人的职业是少尉编译官

1958年赴美国爱荷华大学作家营

他是第一位中国被邀请去的作家

是年,母亲病故

归来啊,母亲,来守你火后的小城。

春天来时,我将踏湿冷的清明路,

葬你于故乡的一个小坟,

葬你于江南,江南的一个小镇。

——余光中《招魂的短笛》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1965年,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执教一年

他的四女儿出生于美国

余光中颇为自豪的是有四位千金

他为女儿们专门写了散文

然而诗歌还是留给乡愁

碧瞳,照出五陵少年的影子

照出北回归线移植来的

相思树的影子

——余光中《新大陆之晨》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我的却拒绝远行,我愿在此

伴每一朵莲

守小千世界,守住神秘

——余光中《莲的联想》

次年返回台湾后,余光中执教各大学

写诗,写散文,翻译,编辑,评论

出版多部著作,担任众多笔会主席

1969年三赴美国执教工作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年轻时的余光中

1974赴香港大学任教达11年

与深圳一网之隔,让余光中的乡愁沸腾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

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

祖国已非少年的祖国

纵我见青山一发多妩媚

深圳河那边的郁郁垒垒

还认得三十年前那少年?

——余光中《独白》

他反复吟咏长城、界河、屈原、李白

他是不能回家的游子孤魂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香港任教期间

公无渡河,一道铁丝网在伸手

公竟渡河,一架望远镜在凝眸

堕河而死,一排子弹啸过去

当奈公何,一丛芦苇在摇头

——余光中《公无渡河》

他像战士一样,四处发出讨伐的檄文

他从香港发文指责台湾乡土文学是工农兵文学

引起台湾省的文学硝烟

指出胡兰成的汉奸历史

将胡兰成的《山河岁月》在台湾查禁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而他又是那样的柔情侠骨

支持兴起的校园民谣

1975年杨轩和胡德夫在台北演唱《乡愁四韵》

被视为台湾校园民谣的开端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余光中《乡愁四韵》

几年后,被罗大佑演唱并收入专辑《之乎者也》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余光中在大陆被认可、熟知

亦是始于一首被传唱的诗歌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乡愁》

1992央视春晚上,胡浩波演唱了《乡愁》

2015再次由雷佳在春晚唱响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他的以诗入歌是中国现代民歌之滥觞

陶杰说他是“用中国文字意象之第一人”

黄维梁说他是“用紫色笔写诗,

用金色笔写散文,用黑色笔写评论,

用红色笔编辑文学作品,用蓝色笔翻译”

夏志清说他的诗是“唐诗中洋溢着‘菊香与兰香’的中国”

亦何须招魂招亡魂归去

你流浪的诗族诗裔

涉沅济湘,渡更远的海峡

有水的地方就有人想家

有岸的地方楚歌就四起

你就在歌里,风里,水里

——余光中《漂给屈原》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受冷空气影响,气温骤降

本是去医院疗养的诗人就这样去了

去得匆忙,去得仓皇

我的心是七层塔檐上悬挂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吗?

——余光中《风铃》

留下无数佳作,博古通今,跨越四海

余光中: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斯人远去,风范长存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外,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

——余光中《等你在雨中》

赴昆仑,渡黄河,追曹操共饮

三生三世解不完的忧患

大师走好!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责任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