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呼吁女权的时代,是否愿意听听“男权”的声音?

今天,如果有人在进行一场女权主义的演讲,那么台下的人会鼓掌;如果有人在为争取同性权益而游行,人们会支持他们的勇气;如果有黑人集体示威的话,他们的声音会通过大众传媒被扩到最大。然而,如果有一群人站上街头,手举标语,发表一场“男权主义”的演说,结果会怎么样——没有人愿意听他们讲话。

人人呼吁女权的时代,是否愿意听听“男权”的声音?

没有人质疑这股“政治正确”的荒谬性:女权主义未必完美,但男权主义却一定丑陋堕落。提及男权主义,没有人会去想它有什么合理的存在性或形成的根源,它落后、罪恶、暴力、一无是处,它完全是对女性的压迫;查阅以男权主义为关键词的研究,会发现无论是社会学,文学,还是大众文化学,全都站在负面的角度进行批判。

这是当代男权主义者们想要改变的东西。他们想让人们重新关注男性在社会中的地位,重新探讨性别与牺牲的关系。只是——你愿意倾听吗?在大家都呼吁女权的时代,今天我们想跟大家聊聊“男权”。实际上,男权与女权并非是对立的。对女性的压迫与束缚:柔弱、回归家庭等刻板印象,也意味着将“强硬、功成名就”等刻板印象强加到男性身上。在这个意义上,女性的解放与男性的解放是一回事。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应该跳出性别的框架,在性别角色之外拥有更加丰富、灵活的生命。

现在是女权主义的时代,女权意味着性别平等和人权解放,男权则意味着歧视和压迫。不可否认,女权运动给世界带来了许多改变,但同时,也有许多事情是女权运动忽视的、或者说无法改变的。这些被社会忽视的事情由男性总结后,提出了相应的“男权主义”,其实他们和女权主义者一样,都想要摆脱社会嵌套在性别之上的枷锁。

人人呼吁女权的时代,是否愿意听听“男权”的声音?

每年从事高危职业而丧生的人中,99%都是男性;在战争中牺牲的人,99%也是男性;从社会自杀率来看,男性的自杀率平均是女性的四倍,同时男性自杀率仍在成倍数增加,而女性自杀率则渐渐下降(据《美国公共卫生杂志》统计,近30年间,男性自杀率增长了221%,女性为65%)——这是因为男性天生就比女性更脆弱吗?还是因为女权运动渐渐平衡了女性的权益,而男性的挣扎状态依旧无人关注?

责任编辑:熊燕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