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岳辉:从税收角度看浙江经济转型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说明》中指出,谋划“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必须全力做好补齐“短板”这篇大文章,着力提高发展的协调性和平衡性。经济决定税收,税收是经济的“晴雨表”,税收规模、增速、结构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运行状况和质量效益。本文试图通过对“十二五”时期浙江税收数据的分析,从税收视角查找浙江经济发展的“短板”,并有针对性地提出补齐“短板”的对策建议。

一、税收视角下浙江经济现状

从统计数据看,“十二五”时期浙江经济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和国税收入总量迈上新台阶并分别稳居全国第四位、第五位,出口退税总量位居全国第三位,第三产业占生产总值比重超过第二产业,信息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逐步成为经济发展“新引擎”。经济与税收保持中高速增长势头,经济转型升级尚处于从量变到质变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

从总量看:稳步迈上新台阶。浙江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坚定不移打好转型升级组合拳,提质增效取得积极进展,实现有质量、可持续的增长。全省国税系统坚持依法组织税收收入,强化管理、优化服务、堵漏增收,确保税收与经济协调增长。2011年、2014年,浙江地区生产总值分别跃上3万亿元、4万亿元台阶,分别达到32319亿元、40173亿元;国税收入分别跃上3000亿元、4000亿元台阶,分别达到3271亿元、4162亿元。“十二五”时期,浙江地区生产总值累计实现18.78万亿元,居全国31个省(市、区)第4位,仅次于广东、江苏和山东,高于河南等27个省(市、区);全省国税收入累计入库1.93万亿元,居全国31个省(市、区)第5位,仅次于北京、广东、上海、江苏,高于山东等26个省(市、区),为保障财政收入稳定增长和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从速度看:增幅进入新常态。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错综复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全省经济和国税收入增长趋缓,全省国税收入增幅已处于近年较低点,但仍保持在合理增长区间。“十二五”时期,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1%(现价增长),较“十一五”时期年均增幅回落6.5个百分点;国税收入年均增长10.6%,较“十一五”时期年均增幅回落7.9个百分点。特别是2012年以来全省国税收入告别两位数增长,2012—2015年分别增长6.3%、9.7%、9.1%和8.9%,持续4年处于个位数增长区间。这表明税收与经济实现协调增长,但增幅均有所回落。

从结构看:逐步形成新动力。随着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和“营改增”的稳步推进,第三产业国税收入快速增长,规模不断扩大,为新常态下的税收增长增添“新动力”。“十二五”时期,全省第三产业国税收入累计入库6431亿元,年均增长12.6%,超过全省国税收入年均增幅2个百分点,成为带动全省国税收入增长的重要引擎;第二产业国税收入累计入库12808亿元,年均增长9.5%,其中免抵调增值税年均增长19.6%,不含调库第二产业国税收入年均增长7.9%,第二产业作为我省国税收入的主体税源,“十二五”时期保持了平稳增长,但其增幅明显低于第三产业。在浙江着力培育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信息产业发展势头强劲,在带动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方面起到了标杆作用。省经信委数据显示,2014年浙江信息经济核心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达1.3万亿元,实现增加值2780.7亿元,占全省GDP的比重为6.9%,全省信息经济上市企业60多家,规模过百亿元的企业8家,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企业4964家;2015年上半年,浙江全社会信息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1454.5亿元,增长12.9%,比全省GDP增幅高4.6个百分点,占全省GDP的比重为7.54%,比2014年提高0.64个百分点。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4年中国信息化发展水平评估报告》,2014年浙江信息化发展指数为84.8,仅次于北京、上海,高于江苏、广东,列全国第三位,比全国平均指数(66.56)高出27.4%。“十二五”时期,浙江信息产业相关国税收入累计入库873亿元,年均增长27.0%,超过全省国税收入年均增幅16.4个百分点,占全省国税收入的比重翻番,由2010年的3.0%提高到2015的6.0%。

从地区看:发展出现新变化。“十二五”时期,各市国税收入年均增长速度均在7%以上,国税收入规模不断扩大,杭州、宁波市国税收入突破千亿元,嘉兴、温州市突破300亿元,台州、绍兴、金华市突破200亿元,丽水、衢州、舟山市均突破50亿元。杭州加快信息经济产业发展,宁波发挥其港口、远洋贸易和工业优势,杭甬两地转型效应显著,龙头领跑示范带动作用增强,成为全省发展高地。2015年,杭州、宁波市国税收入分别达到1218亿元和1253亿元,分别增长8.5%和13.1%,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

二、税收数据折射我省经济发展五大“短板”

同时,我们通过对“十二五”时期浙江国税数据进行深入分析后发现,我省经济发展还存在五大“短板”,对照浙江“十三五”时期“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目标和要求,需要加以重视。

经济税收增速趋缓。“十二五”时期,我省收入规模虽位居全国前列,但增速排名落后于规模排名,国税收入增速在全国排名为第17位。特别是与邻省江苏相比,近年来江、浙两省GDP、国税收入差距呈现逐步加大的趋势。历史数据显示,浙江GDP和国税收入规模均小于江苏,特别是2004年以后江苏GDP增速持续快于浙江,苏、浙两省GDP以及国税收入规模呈现出喇叭口走势,差距越来越大。究其原因,主要是我省产业层次相对较低,企业利润遭遇需求和成本的双重挤压,仍处于转型升级的阵痛期。这表明浙江经济转型升级和突破资源要素瓶颈制约仍然任重道远。

第二产业全而不新。第二产业是国民经济的传统支柱产业。浙江第二产业虽然行业覆盖面广,但是在全国数一数二的领先行业不多,第二产业中劳动力密集型、能源消耗性、环境污染型的行业占比仍然较高,而附加值较高的技术密集型行业的比重偏低。以2014年为例,化纤、纺织、文教娱乐用品、皮革制品与服装等5个传统行业增值税直接收入占全国比重分别高达29.02%、27.08%、25.69%、21.88%和19.06%,而汽车制造、医药制造、计算机通信设备等技术密集型行业占全国的比重分别为5.11%、7.04%和7.36%,均低于全省制造业比重(9.67%)的平均水平。这表明,我省技术密集型行业发展仍显不足。从苏、浙、粤三省2014年制造业行业分布图也可以更加直观的发现,广东计算机通信设备和电气器材制造业,江苏通用设备、专用设备和汽车制造业的增值税直接收入明显高于浙江;而浙江纺织、服装、皮革制品等行业与江苏、广东不相上下,其他大多数制造行业增值税直接收入普遍低于苏、粤两省。这说明与苏、粤两省相比,浙江在科技创新能力方面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第三产业快而不优。近年来,我省第三产业快速发展,但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金融等行业,教育卫生文化与居民服务等新兴行业的比重很小。从2015年国税收入来看,浙江服务业税收仍然主要来源于批发零售和金融行业,分别占40.5%和16.9%;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广播电视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业等新兴服务业虽然发展很快,但其国税收入总量仍然很小,占服务业国税收入的比重仍然很低,分别为11.1%、4.4%、1.9%和1.1%。

世界经济发展进程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现代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就越高。近年来,浙江第三产业快速发展,比重不断提高,但是与深圳、上海、北京等发达地区和英国、法国、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明显差距,与我省经济发展水平不相符合。

企业数量多而不强。我省国税税务登记户数处于全国前列,但是户均纳税额(国税收入/纳税户数)却处于全国靠后位次。2014年,我省国税户均纳税19万元,位居全国31个省(市、区)第25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万元/户。这说明浙江以量大面广的小微企业为主,行业龙头骨干企业、知名企业对全省经济的辐射和带动作用不明显。2015年,浙江国税新登记纳税人43万户(含个体工商户,不含宁波),但其中57%的新登记户数集中于批发、零售等传统低门槛行业,通用设备、专用设备、电气器材、汽车制造等装备制造业新登记户数较上年下降。这表明,我省新增税源仍集中在传统行业,而新兴行业和高新技术行业占比较小。

区域发展快慢不均。地区间税源结构的差异,加剧了地区间税收增长的不平衡性。2015年,经济税收规模最大的宁波市、杭州市、嘉兴市国税收入增速位居全省前三位,分别增长13.1%、8.5%、9.8%;经济税收规模较小的衢州市、丽水市、舟山市国税收入分别增长4.1%、4.7%、4.9%,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国税收入增速由往年的“大的稳、小的快”变为近年的“大的快、小的缓”。这主要是由于,全省块状经济受核心都市区辐射强弱等因素影响,产业层次参差不齐、创新能力高低不一、转型升级快慢不均。这些因素导致省内区域发展不平衡性呈日渐扩大之势。

三、补齐浙江经济发展“短板”的对策建议

充分激发创新活力,大力推进创新发展,重点在政策引导、平台建设、成果转化等方面下功夫。一是充分发挥税收优惠政策的激励作用。梳理整合促进创新的各项政策措施,重点落实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技术转让等税收优惠政策,简化优惠办理流程,不断健全和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充分激发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创新热情,推动全社会加大研发投入。二是借助北京、上海、合肥等新筹建国家大科学研究中心的辐射作用,利用国内外资源共建创新载体,积极争取重大科技项目和重大创新领域国家实验室在浙江落户,全力打造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科创中心。三是建立风险分担和成果共享机制,逐步建立以市场为主导、企业为主体、高校为基地的“市场—企业—院校”的产学研新体系,打造科技成果转化平台,加速成果转化,实现利益共享。

区别对待精准施策,推动产业转型升级,重点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和推动企业“走出去”。一是全面落实购进固定资产抵扣进项税额、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等税收优惠政策,鼓励企业设备改造和技术更新,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化、网络化、服务化转变。二是大力发展新兴产业,促进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文化、高端装备制造等八大产业集群化、高端化、特色化、智能化发展;大力发展生物、新能源、物联网、高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新材料、新能源汽车、海洋新兴产业及核电关联产业等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努力将浙江建设成为全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先导区。三是落实出口退税政策,完善跨境电商税收征管模式和出口退(免)税机制,实施义乌和海宁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出口货物免税政策,促进外贸新业态健康发展。四是对境外投资企业优化服务、规范管理,助推浙商“走出去”发展。

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着力提高发展质量,重点是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和加快“营改增”落地。牢牢把握现代服务业发展的新机遇,建立信息共享等基础平台,健全社会信用、中介服务等体系,实现社会化服务与制造环节的“无缝式对接”。一方面,针对省内制造业特别是产业集群内众多中小企业的共性需求,加快发展金融服务、物流服务、信息服务、科技服务、培训服务、会展服务、商务服务和公共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从而实现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的互动发展。另一方面,以“营改增”税制改革为契机,综合运用财税、金融、土地等政策,全面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为推进制造业企业服务外包创造条件。

培育龙头骨干企业,发挥引领辐射作用,重点抓品牌和标准。一是抓品牌,以名企、名品、名家“三名工程”为抓手,在规模超百亿、创新能力强、产业带动大、市场辐射广的龙头企业中发展一批大品牌,着力培育一批国际知名品牌。二是抓标准,以标准和认证为抓手,对符合高标准、高品质要求的浙江产品进行“浙江制造”认证,努力形成集质量、技术、服务、信誉为一体,市场与社会公认的“浙江制造”区域综合品牌,不断提升“浙江制造”的整体品质形象和竞争能力。同时,要建立税务、工商、国资、证监等部门协作工作机制,加大对企业兼并重组扶持力度,尤其注重落实兼并重组企业所得税特殊性税务处理政策。

加大税收支持力度,发挥宏观调控杠杆作用,重点在降低税费负担和优化纳税服务上下功夫。一是全面落实税收政策,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重大国家战略部署,结合推进全省“四大国家战略+六大改革举措”、八大产业培育、特色小镇以及跨境电子商务等发展主题,研究税收支持措施,积极争取税收政策先行先试。全面落实鼓励创业创新、推进结构调整、扶持小微企业、保护资源环境、助力改善民生的各项税收优惠政策。二是深入开展“便民办税春风行动”,持续优化纳税服务。深入推进国地税征管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国地税合作,着力解决纳税人办税“两头跑”、纳税成本较高等问题,不断减轻纳税人办税负担。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深化税务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增强市场主体活力。拓展纳税信用信息应用,深入推进“银税互动”,帮助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题。三是积极构建“互联网+税务”应用体系,为纳税人提供多渠道、一体化、一网式的应用服务,推动税收业务全流程电子化和线上线下业务融合发展,努力实现纳税人“足不出户、一手掌握”办理涉税业务。

来源:政策瞭望

责任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