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不一样?二季度和2015年全年GDP增速都是6.9%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形势分析小组日前撰文称,2015年全年和2017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均为6.9%,增速相同但形似神离,对应的经济结构和质量效益均存在差异,增长内涵不完全一样,当前这个6.9%的含金量更高。

两个6.9%都产生于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但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认为,前者是经济持续下行过程中市场预期较为悲观条件下形成的,更多反映出经济周期性回落、调速不失势;后者是经济企稳回升过程中市场信心增强条件下形成的,更多体现为经济恢复性反弹、量增质更优。

从目前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可以发现,中国产业结构正在不断调整优化,工业经济、服务经济占GDP的比重和对增长的贡献与2015年已有明显差异。

“前一个6.9%,产能过剩引发工业库存积压较重,工业生产萎缩,增加值增长仅6.0%,创近20年新低。后一个6.9%,虽然去产能加快推动企业补库存,生产趋于活跃,工业增速回升,但现代物流、金融等生产性服务业加快拓展,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4.1%。”文章写道。

此外,前一个6.9%,外需不振导致出口疲软,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负,消费发挥“稳定器”功能,投资稳增长的关键作用突出,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41.6%。

后一个6.9%,外需内需联动,世界经济形势总体趋好,出口连续下降局面得到扭转;虽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到个数,但补短板带动基础设施投资,转型升级提振制造业投资,有效投资呈稳步扩张态势。

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增长都引来高投资,尤其是基建投资,但随着中国政府对“防风险”的关注度日益加强,决策层希望经济增长能够更多朝依赖创新为代表的新经济和新业态。

从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过剩行业加快市场出清,传统产业加速改造提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持续升温,新增市场主体方兴未艾,“四新”经济蓬勃发展,工业机器人和电子商务、在线医疗、共享单车等“互联网+”新动能加快集聚扩散,规模比重明显提高。

除了新旧动能和需求贡献已经发生明显转向,宏观政策的微调也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经济增长。

在此之前,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经济体普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中国也连续多次降息降准,积极的财政政策持续加码,遏制经济持续下行。不过去年以来,中国更多试图在减税降费方面为企业“减负”,从而刺激其活力;在“去杠杆”和“防风险”的政策背景下,广义货币供给(M2)9.4%的增速也刷新了历史新低。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认为,两个6.9%不是经济冷热程度的不一样,而是两者面临的宏观动力、微观活力、市场预期和供求关系不一致。虽然后者更多表明经济周期在变化、结构在优化、质量效益在改善,但经济运行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困难和矛盾尚未得到根本性解决。

“如果说在前一个6.9%形成过程中更多发挥的是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促进经济平稳运行。那么在后一个6.9%的基础上,就应因势利导,更多地化解结构性矛盾,巩固经济稳的格局,夯实进的基础,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文章称。

来源:界面

责任编辑:金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