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所勇敢捍卫国歌尊严的香港学校,背景太不简单!

从昨天起,香港一所非名校突然成为了内地网络上关注的热点,更有大量内地网友纷纷给这所学校点赞。

因为,这所学校在毕业典礼上勇敢捍卫了国歌的尊严,不仅驱逐了奏国歌时拒绝起立的学生,校长更是面对这些学生的抗议做出给力回应:这是一个爱国爱港的学校,你们选错了学校!

但当这所学校赢得内地网友的称赞时,一个问题也来了:为啥面对在香港众多名牌大学横行霸道、随意侮辱国家的反对势力时,这所学校却敢如此“大胆”呢?

对此,耿直哥和同事调查后发现,这所学校的背景原来并不简单!

首先,大家可能还记得,这所名为“香港专业进修学校”(简称“港专”,下同)的学校,其实在去年这个时候就已经引起过内地网友的强烈关注了。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香港刚刚选出的新一届立法会委员中,有几名候任议员竟然在立法会宣誓就职时不仅篡改宣誓词,侮辱自己的国家,甚至还打出了港独标语。于是,特区政府提请人大对特区基本法104条进行“释法”,以认定这些闹事的议员是否还有资格继续履职。而香港的反华和港独势力则煽动说“人大释法是干涉香港法治,侵害香港的自治权”。

这股风波也闹到了当时“港专”的毕业典礼上。在学校奏响国歌的时候,几名来自港独团体“香港众志”的学生竟打出了“反对人大释法”的标语,还上台高喊相关口号。

但当时,也是今天这位勇敢斥责侮辱国歌行为的陈卓禧校长,在讲台上斥责了这批学生,更还反问学生:若在海外旅游遇到天灾人祸时,又向谁求助呢?

当然,陈校长很快也因为他当时的言论而遭到了香港“毒媒”的恶毒攻击,其中《苹果日报》就侮辱陈校长是在“跪舔中共”,还说学生的讲话让他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不过,正如我们今天所见到的:陈校长却并没有被这些流氓媒体所吓倒,在“港专”今年的毕业典礼上,他再次斥责了不尊重国歌的学生。

那么,为啥这所学校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击香港的反华和港独势力呢?正如耿直哥文章开篇所说,这是因为“港专”的背景并不简单!

成立于1957年的“港专”,当时曾被称作“旺角工人夜校”,是一所心向内地的工人阶级学校。同时因为学校的成立跟工联会(香港最大的工会联合组织,建制派政党)有很深的渊源,这所学校从成立之初便有着“爱国爱港”和“左派”的DNA。

我们的记者也采访得知,“旺角工人夜校”是早年香港的工会一直在推动的一所工人夜校,目的是为最底层的香港民众摆脱文盲的困境而进行职业技术培训,比如学校率先开办的车床打磨、电工、汽车维修三大支柱培训课程,就协助不少家境窘迫的劳动阶层掌握了谋生的一技之长。根据香港《大公报》的报道,之后学校又陆续开设了很多新的技能培训课程,既为底层民众提供了更多“向上流动”的机会,也令自己成为了香港“职业专才教育”先驱。

香港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还告诉我们的记者说,学校刚开始办学时条件很差,有时候甚至只能在天台上授课,而且因为学校还坚持“爱国爱港”的理念,港英政府更常用质疑办学资质等各种手段阻挠学校的运作。

实际上,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中国的成立令香港涌现出了不少左派学校,一些左派学校更是早在当时就已经开始悬挂祖国的国旗,在校园内唱响国歌,却也因此遭到了港英政府持续多年的打压乃至迫害。

耿直哥查询网络发现,一篇来自1967年“亲港英”媒体的文章就把包括“旺角工人夜校”在内的香港一批“左派工人学校”都打上了“共党养成所”的标签,并呼吁港英政府继续关停取缔这些学校,从而将香港的共产党彻底一网打尽, 瓦解“统战”攻势。

▲图为网上刊出的1967年香港《工商日报》的一篇社评文章,呼吁港英政府围剿学校和学校背后的“共党分子”

当然,港英政府的屡次围剿并没有成功。而当1984年香港回归祖国的命运尘埃落定后,包括“旺角工人夜校”在内,遭到了近30年打压迫害的一批香港的左派学校这才迎来了新的时期,不仅更名为“香港专业进修学院”,渐渐转变为一所正规大专院校,更有了自己的一套办学规范。

根据香港《大公报》的报道,如今“港专”可自授政府认可的大专文凭和学士学位,还通过同海外大学合作,开设了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课程。

不过,经历过港英时代屈辱的“港专”这样的左派学校,并没有在新时代中遗忘“爱国爱港”的理念。在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之后,他们仍然在香港积极捍卫着祖国的尊严。

▲今年是“港专”60岁的生日,从1957到2017,“港专”已经走过60个年头

遗憾的是,这种有着“爱国爱港”传统的左派学校,在香港其实还是少数。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邓飞就说,“如果从专上教育(类似于内地大专)来讲,港专可能是香港唯一的左派学校了。其他十一二所爱国爱港学校,都是以中小学为主,比如香岛中学。但对于全港一千多所中小学来说,秉持爱国爱港传统学校的数量实在太少了。”

更棘手的是,由于现在学校都是面向社会招生和招聘教师的,所以如今香港社会中的那些极端思想,甚至也开始侵入“港专”这种传统“爱国爱港”学校。去年和今年“港专”的毕业典礼上连续出现对国歌不尊敬的行为,就令人感到一丝忧虑。

不过,比起对于“极端思想”处处退让的某些香港的名牌大学来说,“港专”在面对反华和港独势力时却展现出坚定的“三观”和勇气。

▲图为港大民主墙上的港独言论

在此次“港专”事件发生后,有内地网友在得知“港专”为底层劳工扫盲的历史后,不由得联想起了另一个香港某知名大学的“正能量”故事:一位刚刚过世的扫地婆婆——因为她在大学底层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工作了40年,被大学授予了“名誉院士”的头衔。但是讽刺的是,那些爱戴婆婆的精英在授予她这一荣誉时,似乎对这位在名校工作了40年的老婆婆却仍然几乎目不识丁这一事实,没有感到任何违和感。

在成天在“大学保安成功考研改变命运”的新闻轰炸下自惭形秽的内地网友,面对这种港式鸡汤,不由得对“一国两制”的含义恍然大悟。

对于内地网友这种感受,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邓飞的看法是:“如果回头看一看香港的教育史,你会发现一些让你很吃惊的现象:内地在新中国建国之后的50年代就有大规模的扫盲运动,把九年义务教育当作国家的责任,尽可能降低文盲率。但香港直到70年代末才有义务教育的法律,真正落实要到80年代初,这在旁人看来匪夷所思,为什么一个国际大都会到了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普及义务教育?因为殖民地政府完全没有动力去推动,‘反正民间有办学的,不识字关我什么事?’所以出现这样的文盲大妈,是历史对她的亏欠。”

“这不是一所大学能做得到的,必须要靠政府去推。”

而陆港两地对工农改变自己命运所持态度的强烈对比,也反映在了 “港专”这种爱国左派学校与港英政府针锋相对的价值观对立上。

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金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