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天宇:就算人生低谷 我也不会哭天喊地

马天宇:就算人生低谷 我也不会哭天喊地

马天宇

马天宇:就算人生低谷 我也不会哭天喊地

为朋友庆生

初见马天宇,是在电视剧《幻城》的首映盛典后台。小小的专访间里,在摄影师的要求下,一身休闲装扮的他,歪着头,眼睛很亮,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如同18岁的少年。只是闪光灯过后,他偶尔低头不语,流露出谜一般的静谧。无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面对新京报的采访时,还是能从他不紧不慢的语速中,捕捉到疲倦与客气的疏离、成熟和时而闪现的调皮。

十年前,20岁的“北漂”马天宇通过选秀舞台走进娱乐圈,在歌手、演员的双重身份中互换。十年后,30岁的“明星”马天宇成立了工作室,游学、工作、照顾家人互不耽误。谈角色,他很自信:“演员是个比较感性的职业。毕竟,我经历过生活。”谈人气,他很潇洒:“红不红不重要,我只想做一个演员,没想做明星。”但这位出身贫苦的少年成长为励志偶像,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1 樱空释最幸福

为爱的人牺牲,是快乐的

马天宇依然记得,去年由秋入冬最冷的那几天,在河北深山老林的一个清晨,他裸着上身,躺在不深不浅的湖水里。那是《幻城》的第一场戏。水要保持干净,所以动作必须轻。湖水冰得刺骨,冻得他牙齿打战。为了唯美,他努力控制表情,让自己看起来波澜不惊。

水中戏拍了一两个小时,他一遍又一遍躺来躺去。当导演喊CUT,他手脚发麻地爬起身时,才发觉头像针扎似的痛。对身体的折磨不仅于此。为了拍戏,从不戴隐形眼镜的马天宇,戴了半年的美瞳。以至于之后有段时间,看什么都像隔层雾。

跟十年前相比,他觉得自己演戏“有了质的飞跃”。那时他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表演,但一些实践性的东西,仍然不得要领。“年轻没什么经验,就是生演。”比如在他主演的第一部戏《黛玉传》里,一开始连古人怎么走路都不知道。“现在比以前成熟得多,站位怎么站、灯光怎么打、台词怎么接,这些都不再陌生”。他也学会如何调动情绪,哭戏时,眼泪说掉就掉。

在《幻城》里他一人分饰四角——冰国王子樱空释、火族王子罹天烬、凡间的“释”以及剑灵。其中,为保护哥哥付出所有的樱空释,是他眼中“最幸福”的角色。“之前大家都觉得樱空释是个悲情人物,但在我看来,他是个很幸福的人,哪怕到最后牺牲了,也很幸福。因为能为了自己爱的人,可以不顾后果去做一件事。”他解释:“人一旦有了一个目的,只要能完成它,都是快乐幸福的。”

2 成长“辛酸史”

过去无需改变,只要别留遗憾

若结合马天宇的成长经历,不难理解他对为爱付出的感慨。与大多数同龄人顺遂安逸的生活不同,马天宇的童年时光,早早烙下了艰难的痕迹。1986年的夏天,他出生在山东省德州市的一个小县城。5岁时,母亲因病去世,父亲负债出走。他与两个姐姐,被爷爷奶奶抚养长大。

迫于生计,16岁的他没能完成学业,成为一名“北漂”。在繁华的工体附近,他卖过牛羊肉、炸过油饼、洗过餐盘、调过酒。直到2006年,一场名为“加油!好男儿”的选秀改变了这位“打工达人”的命运。帅气的外形,青涩的模样,单纯的歌声,为他赢得鲜花和瞩目,也让他被拥戴为全国网络人气冠军。出道后,他凭借红遍大街小巷的“神曲”《该死的温柔》为人熟知,并出演了“红妆束发的玉面公子”贾宝玉。

关于这部“青蛙王子”式的辛酸史,马天宇没有避讳,也不主动提及。伤心往事,更像是藏在心底的一块石头。但问及是否想改变影响自己成长的任何一件事时,他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说实话,这样的问题我从来不去想,因为想了也没用,又改变不了什么。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不需要改变什么。”

过去不可变,当下却能掌握。马天宇说,自己是想到什么就立刻去做的人,哪怕想法突然。比如很多年前,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应征群演时,他去报名,结果如愿成为“路人甲”,还见到了偶像巩俐。再比如,他刚凭借“好男儿”比赛名声初起,本该奋力开拓演艺事业时,却转攻学业,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所以,我都是朝着自己的理想前进着。”他目光笃定:“我没有那么多遗憾”。

做想做的事,成就了今天的马天宇。虽然他直言并不擅长规划事业:“我是个随性的人,顶多会做6个月或是18个月以内的规划,不会再往远想。”但谈及目前最想挑战的角色类型,他还是有明确的方向:“一直想拍文艺片,而且特别特别喜欢张艺谋导演和贾樟柯导演,可惜他们都不来找我。”他笑了笑:“可能觉得我还需要磨炼吧。”

3 只做个好演员

人气就像青春期,说没就没

曾经为生计发愁的少年,成长为聚光灯下,粉丝们尖叫簇拥的青年偶像。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世俗里的“功成名就”。但,马天宇并不这样认为:“在我的印象中,没有成功与否。我比较现实,哪怕是人生的最低谷,都不会哭天喊地。红不红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他曾用一句话形容演艺圈最基础又最不稳定的东西——人气,“人气就像青春一样,谁都有过青春,但谁也都会老。就像太阳,初升时积蓄能量,中午时最为炽热,但最后也要夕阳西下,所以人的这一生就像最普通的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的。”在面对新京报记者时,他的态度依旧如昨:“从始至终,我只想做一个演员,没想做明星。”

当问到不当演员,会选择什么职业时,马天宇的回答没有意外:“厨师”。16岁时,他的理想就是当个大厨,那也是当年他能做的工作中,收入最高的职业。家人觉得,男孩应该有一技之长,就让他学了白案(制作面点的厨师)。烹饪技能傍身的马天宇笑说:“我最喜欢做菜给家里人吃,看着他们吃我做的菜,有一种满足感和幸福感!”只是这几年,忙于各种工作的马天宇,没什么机会给家人做饭。但对他来说,只要时间允许,他都要停下工作,回家吃饭,陪伴家人一下午或一晚上。“现在他们都在北京,不拍戏时,我也会带他们国内国外四处走走、看看。”

他承认,家人是他的软肋。自认为脾气不错的马天宇,很少生气。“就算生气,我也不会表现出来,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发脾气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解决的办法。”但唯一惹毛他的,是当家人受到伤害时。“家人就是我的底线!”他一脸认真。

对家人

他自认雷厉风行

微博上,只要有明星过生日,都少不了马天宇的祝福。粉丝们夸他心细,马天宇却直言:“我只是个耿直BOY,生活中没那么细腻。”

他形容自己“雷厉风行”,对家人在生活上的要求比较高,“我希望他们跟我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这样沟通起来没有障碍。不想自己往前走了一百步,一回头,发现家人或是周围的朋友还在原地踏步。”

对孩子

要懂得平等对话

对于孩子,马天宇又流露出极其柔软的一面。在热播的网综《放开我北鼻》中,不是奶爸、胜似奶爸的他,耐心、细致又专业地照顾baby们。提到孩子,他头头是道。“我不赞成大人使用权力工具,因为孩子再小,也需要尊重。他们哭啊闹啊都有原因,搞清楚再去沟通就会很容易。按照他们的逻辑去跟他们交流,不要刻意地迁就,平等对话就好。”

新鲜问答

Q:“羽毛”们给你庆生的各种视频你都看到了吗?

马天宇:都看了,出道十年,我还挺幸运的,拥有这帮粉丝。他们一直不离不弃地跟着我,有作品的时候也好,没作品的时候也好,他们都一直这样支持我,鼓励我,很感谢他们。我觉得没有他们,可能也没有今天的我。我们在一起,更像是一个大家庭。

Q: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书推荐给“羽毛”?

马天宇:印象深刻的书有很多,《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停在新西兰刚刚好》《小王子》好多好多。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放本书在包里,休息的时候拿出来看一段,看书会让我觉得踏实,有益的书能让人更清楚地认识自己、更清醒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没时间阅读,朋友送了一本《查令十字路84号》,我还没看完。

Q:以前看你写过诗?

马天宇:以前就是写着玩,我写东西就是很实在地去表达一件事,不会故弄玄虚什么的,特朴实(笑)!

Q:7月微博新换的头像有什么寓意吗?

马天宇:没有什么寓意,就是拍杂志的时候工作人员帮我拍的花絮图,感觉挺好的,就用了。

Q:为什么喜欢带两个手机?

马天宇:有钱、任性。

Q:CD还在收藏吗?

马天宇:收藏的CD中王菲的居多,新歌听了,我是她的头号迷弟。

Q:你喜欢什么动物?觉得自己像什么动物?

马天宇:我喜欢狗,以前养过狗。生活中,我像螃蟹,因为我是巨蟹座,哈哈,开玩笑,像大型犬类吧,金毛啊松狮啊,霸气!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林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