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原标题: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奔(版画)阿鸽

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雷雨(油画)罗中立

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孔雀(油画)叶永青

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高坡乡人(国画)陈争

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而立之年(版画)彭伟

期待新的可能性——走近当下的西南美术

  斜阳青山外(国画)张志平

  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中,“西南力量”曾以它多元的面貌和生动的活力,显示着不同凡响的人文价值和艺术魅力,并成为本土十分重要的艺术资源库。然而,由蜀汉文明发展而来的艺术至今现状如何,大众知之甚少。在上世纪80年代,以新具象艺术群体、红黄蓝画会、野草画会等为代表的西南新潮美术,曾展现了与其他地域绝不雷同的现代艺术风貌。那么,曾经的西南力量现状如何?当地的美术教育以及美术馆、博物馆、画院发展情况怎样?其艺术市场热度如何?本土艺术家们又有哪些新的思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西南力量的新空间

  西南美术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占有重要地位。在重庆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杨必位看来,抗战文化对西南美术影响非常大,特别是在重庆。“当时西南地区涌入了来自全国的艺术大师,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陆俨少、李可染等与本土的张大千、陈子庄等共同影响了这里20世纪下半叶至今的国画创作。之后延安文化来到重庆,影响了整个文化的根基,因为有这些因素,在新中国成立后形成了延安文化和本土文化的结合,推动了西南文化的发展。”杨必位说。

  在油画方面,不论是早期的“伤痕美术”“野草画会”“乡土绘画”“新具象”“西南艺术研究群体”,还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代表性展览,如“中国经验”“陌生情景”“都市人格”等,都能紧随中国社会从“乡土中国”到“现代化中国”再到“国际化中国”的发展进程,并以艺术创作来言说和思考当下的社会、文化问题,成为中国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经济政治文化的表征。在版画方面,从上世纪50年代在重庆市成立西南美术工作者协会以来,名家迭出,如李少言、李焕民、牛文、丰中铁、吴凡、江碧波、徐匡、阿鸽等,在版画的创作实践上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使四川版画成为全国版画的一面旗帜,“四川版画”成为美术界一个专用词。四川美术馆馆长梁时民梳理道,西南一带美术,传统艺术始终保持着持续的温度和活跃度,而当代艺术则以迅猛的发展态势和突破性的姿态在全国甚至全球发出声音。尤其是新世纪以来,随着四川新兴版画第一代代表人物的陆续谢世或年事已高,四川版画面貌出现了新的趋向,在艺术思想发展多元化的时代,四川版画家以现实主义为创作主体、以黑白木刻为基础,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继往开来,传承创新。

  云南艺术学院教授武俊也分析道:“艺术家的状态目前呈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当初的群体现象进入到个人化思考的方向,即艺术家对个人思想语言的不断深化,不断对自己提出问题;二是云南做当代艺术的主力艺术家同时也在从事教育工作。这与80年代、90年代不同,在西南,主流艺术正与当代艺术相互渗透、互相促进,超前的艺术思维也促使主流美术面貌更加丰富多元。”

  “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西南新潮美术不仅出现了分别始于重庆、成都和昆明等地的艺术群体现象,而且当时还出现了‘贵州美术现象’。”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周鼎目前正在探索西南民族美术文化基因谱系的构成与民族分布问题,面对现代文明冲击,他也在思考在前工业、工业与后工业并存的“共时”时代,当代美术教育的发展路径,他说:“21世纪至今,西南美术再度活跃。比如,在昆明、成都和重庆等地分别以叶永青和周春芽及罗中立等为代表的创库、蓝顶和坦克库等当代艺术活动场所纷纷创建。在贵阳,以夜郎谷主的‘环境艺术’和以尹光中等为代表的‘逆向绘画’,以及‘流体绘画’创作实践又为西南当代美术的发展开拓了新的空间。”

  美术基础设施建设加快

  西南地区的画院历史可溯至五代,到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西南各省市级画院先后成立。比如,1980年成都画院和贵州省国画院分别宣告成立,1981年重庆国画院成立,1984年云南省画院成立。21世纪以来,西南当地各类画院也陆续建成。

  艺术的发展离不开院校教育,以及美术馆、博物馆等机构。20世纪80年代,先后成立的西南各省市级代表性美术馆有重庆美术馆和云南美术馆等。90年代以来至今,当地美术馆筹建或改建速度加快。比如,1992年四川美术馆建成,2005年贵阳美术馆落成开幕,2013年新建的重庆美术馆开放,2016年贵州美术馆建设项目开工建设……此外其他民营美术馆也纷纷创建。西南地区省市级博物馆,除四川博物院建于1941年外,普遍始于20世纪50年代。比如,云南省博物馆和重庆市博物馆就同时于1951年宣告成立,贵州省博物馆筹建于1953年。21世纪至今,伴随着其他各类博物馆的创建,西南地区省级博物馆又先后开始了场馆改造或新馆建设。

  “时至今日,西南美术教育体系也渐趋完备。其中,当地的各类师范院校的美术教育多以培养中小学乃至学前师资为主,但在培养模式上有仿专业美院教学的痕迹。当地的专业院校如四川美术学院、云南艺术学院等也开设有美术教育系科,弥补了当地高校师资力量的不足。”周鼎说。

  每个区域都有其主流院校的历史脉络,武俊阐述:“如成立近60年的云南艺术学院,教学成果基本涵盖了这个片区,即便2000年后各综合院校开始扩招,很多大学建立艺术院系,但主要还是以云南艺术学院为主。”四川美术学院,是西南唯一一所美术院校,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介绍:“作为艺术教育,四川美院是西南片区主导性的院校,教育的水准也相对较高, 20世纪80年代以四川美院为主的艺术家很多集中来自云贵川等地,所以能将整个西南的艺术整合起来,但现在四川和重庆艺术家的交流会相对频繁集中。以川美为主的重庆创作力量比较强调人文关怀和当代性,在现实中发现问题,关注时代,有忧患意识,在具象与人文的表现上又多以都市生活为题材,而云贵可能仍然更多地保持了地域性和民族色彩。”

  艺术市场基本不在本地

  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西南艺术市场随之升温。相对说来,四川艺术市场比较活跃,梁时民说:“四川艺术家群体的活跃度来说,与北京、上海、广州以及山东、江浙一带相较来说是有一定距离的。”但他也指出,四川的艺术界的开放度、包容度和活跃度是不用质疑的,他认为四川艺术有深厚的基础,突破创新的艺术理念,宽松活跃的艺术生态,四川美术的发展应该可以以更加开放的国际视野、更加包容的艺术理念,更加多元的艺术流派和更加综合的艺术生态在中国艺术界占有重要位置。

  不可否认的是,面对艺术市场,首都的向心力将艺术人才和市场的活跃性拉向北京,庞茂琨告诉记者:“重庆艺术家市场基本不在本地,艺术文化上的消费也比北上广薄弱。”同时他也指出,好的趋势是,带动整个艺术产业、文化产业和消费的文化创意产业区的发展,正在逐渐兴起,艺术的现代化和国际化正在慢慢跟进和缩小差距。武俊也说:“艺术市场在面对边缘城市时是难以兴起的,不过在市场活跃度较高的国画、油画中,对于云南自然的表现多少会受到关注,而中国画也大多以花鸟为主,但这也只是在很小范围内流通,大多数可能会流向山东等地的市场中。”

  突出本土元素但应避免趋同

  西南地区由于地理面貌多变、民族众多,绘画题材也比较丰富。但武俊认为,目前云南的创作形态不是很让人满意,他说:“虽然西南有着多元深厚的民间文化和活跃的状态,在全国也产生了很多好的艺术家,但因受内地文化影响较大,如今也慢慢趋同化。所以这要求艺术家要不断深入挖掘本土文化内涵,不是将以前的东西直接拿来,艺术家独有的面貌是我们所要努力的方向。”

  本土地域文化是构成中国文化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杨必位说:“作品不应单从技术的角度看,更应从艺术的角度来说,地方上的美术发展更要突出本土的元素。艺术本质表现的重要一环就是真诚,也是如何对待艺术的态度问题。没有真实感爱,不能触动感情的艺术表现就是一种艺术的假象行为,艺术家的感情世界很难离开本土,而不是猎奇和规范化的技能。”

  云南省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文联书画室主任蒲崇智认为,艺术家应按自己思维和想法去画,努力表现自己身边的事物,特别是西南地区画家应该充分利用身处西南,便于深入生活的优势静心创作,他感叹道:“特别是在现今美术大一统,面目十分雷同的情况下,西南是大有画头的。”

  西南是地域文化特点突出的区域,庞茂琨提出,对于这个地区的艺术来说,如能继续抱团合作,致力本土地域文化与当代文化结合的推进,将会带来更多新的资源和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