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秦安“羲里娲乡”的由来与传承(图)

  原标题:秦安“羲里娲乡”的由来与传承

  明《秦安志》始终将秦安山水人文与伏羲女娲这两位人文始祖融合在一起,说明秦安“羲里娲乡”的人文积淀和传承来源已久。道光志建置志中记载,其北城门上旧曾榜曰:“羲王”,意为纪念伏羲。明代方志学家、状元康海在为《秦安志》所作序中称赞秦安:“予读可泉之志,感山川清淑之气,必欲以钟夫人,故圣贤君子之生,山川之名随之为穹窿。”康海的赞叹不单因为他与胡缵宗的友谊以及对胡缵宗人品才识的赞赏,同时也是对养育圣贤(即伏羲女娲)和仁人君子(著于史册的诸多秦安历史名人)这片山水的由衷称赞。

天水秦安“羲里娲乡”的由来与传承(图)

  从先贤名宦对当地的描述和赞叹可以看出,人们一直认定秦安这一地域为人文始祖伏羲、女娲的出生之地,而且这一历史记忆是代代相传,流传有序的。秦安的“羲里娲乡”的传承不知始于何代,但是代代相传,并为世人所长期认可,因而成为秦安这一地域的美称,成为秦安著名的历史文化品牌。清代,羲里娲乡这一称谓仍继明而传。秦安老城南廓(在南下关南),建有城门(俗称新城门),民国27-28年重新建城门,门顶有一小楼,门外为王建菴所书“羲皇故里”四字,门内有张文翰所书“文峰拱秀”四字。由此可知,秦安“羲里娲乡”这一文化品牌为长期历史形成,不但是史实,而且成为境内人民世世代代相传的文化基因,长期滋养、影响和激励着境内士人的人文情怀。

天水秦安“羲里娲乡”的由来与传承(图)

  《甘肃新通志》在记述秦安人物之时,以大量篇幅论述了伏羲、女娲与秦安的关系,充分肯定伏羲女娲皆为成纪人,开篇即曰:“羲皇诞育,肇启人文,娲皇继之,人伦以正,圣门三子,身通六艺,斯文宗派,照耀千秋。”在《圣贤》一节中,写道:“天生神圣,为万世辟鸿蒙,开道统,里居所在,动人遐思,窃维考据之精,无过我朝,伏读御批历代通鉴辑览,伏羲生于成纪,故城在今甘肃秦安县,包娲为伏羲女弟,当亦生于成纪,秦安南郭门有‘羲皇故里’额,砖刻,字迹模糊,相传始于金时。北山旧有女娲祠,见水经注,陇城镇有娲皇故里坊,建自前明,又有风茔、风台,皆因风姓以名地,亦古迹可证也。”又在城池中记述,同治元年,巡道林之望令邑人增筑南、北郭,南郭城五门,正南曰:羲皇故里。

  “羲里娲乡”这一历史文化品牌,不但是秦安人的自豪与骄傲,同时也影响和成就了如明代严长宦、清代牛运震、蒋允焄、程履丰等一大批外来宰县的文官,培植风化,大兴文教。民国二十二年在县长叶超倡导文化,文人汇集,酬答唱和,呈一时之盛。十二月,在他主持下,由秦安文化促进会印行《羲里娲乡唱和集》,选收县内文化名人诗文。《唱和集》中,有很多诗文提及伏羲、女娲。他本人在《登凤山蓬莱阁感赋》中对秦安的历史文化做了全方面的阐释和赞颂。其后以淋漓铺排的笔墨记述秦安内涵深厚的历史人文景观,可谓对秦安“羲里娲乡”历史传承的浓缩而精炼的概括和总结。(徐军虎)